桃盐 - 1.第一章 我可能认了个假爹(穿书)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郡主起了没有?”匆匆的脚步声从大厅传来。

    “郡主说她身体不舒服……”一个丫鬟从内堂里走出来,惊惧的跪在媒人的面前。

    “费的什么话!”那媒婆身后跟着好几个护卫,有恃无恐的,她眉毛一竖:“郡主今天嫁人,尚书大人家的喜轿都抬到了门口,她还想不去不成?贱婢,难道你想替她去?”

    “不、奴婢不敢,奴婢这就去喊郡主起来……”

    “还不赶紧去!”媒婆踢了丫鬟一脚,她转身看见王府门口停着的轿子,立刻又换了一副谄媚的面孔上去解释。

    门被推开,云溪头发垂乱着,坐在床上出神。女孩眉若新月,眼带水光,虽未着妆,也可看出明艳绝世的模样。

    “郡主,您身子好些了吗?”芸九走到床前轻声问道。

    云溪扶了扶额头,蹙起秀眉:“……头疼。”

    “腰酸。”

    “脖子落枕。”

    “小腿抽筋。”

    芸九:……

    “郡主,您不要再耍性子了。孙公子的轿子已经到了门前,奴婢这就来替您梳妆打扮。”

    云溪朝门口看了眼,隐约听见了外面热闹的声音,知道这一天还是来了。

    今天是云溪穿越进小说的第三个月,她看过这个小说,所以清楚自己的身份,炮灰女配。而今天的出嫁,就是她炮灰的开始。

    眼下她的身份虽然是郡主,但她爹北祁王早就被皇帝一道圣旨,调去涿州赈灾,归期未定。云溪等女亲家眷本应该跟着一起去,但皇帝却把他们留在了京城,意味不言而喻。

    消息一出,王侯大家们便都知道,皇帝早就对自己的皇叔心怀芥蒂。

    萧迁迟迟不回京,不到一年的时间,北祁王府便成了众人眼中可随意欺负的对象。云溪的亲事自然也是这样被定下来的。

    外面等着的人名叫孙仪,是当今正得圣宠的户部尚书——孙英真的儿子。这门亲事,从身份来说,理应是孙仪入赘到北祁王府,但众人都像是忽略了这点似的,孙家请了轿夫,抬着轿子就要把郡主接入尚书府。

    孙仪去年刚及弱冠,家里却早就娶上了五个小妾。他长的也算是高大貌伟,私下却极好美色,见过云溪一面之后,顿时三魂七魄都被勾去。

    终于等到云溪及笄这一年,孙仪仗着老爹在皇上面前的面子,终于迫不及待的让孙英真和皇上提了这门亲事。

    芸九给云溪簪上髻,忍不住一边掉眼泪一边夸:“郡主,您真好看……天仙似的。如果王爷在家,一定让您……”

    一定会让她死的比现在还快,云溪扶额在心里补充。

    萧迁作为这本书最后的反派,简直不能更恐怖了。

    十个炮灰,有八个死在他手下,还有两个是为了救主角而死。而云溪作为大反派的女儿,就成为了那八个炮灰中的第一个……

    云溪听着芸九小声的哭,心里挠墙。

    说好的长得好看的就可以为所欲为呢?她作为炮灰,却只能被别人为所欲为。

    后面的剧情是这样的,萧迁不知道什么时候终于回来了,好不容易才想起了她这个角落里的女儿。却对这门亲事没说什么,转而利用她和孙英真牵上了关系,密谋谋反一事。后面事情败露,她第一个被踢出来当挡箭牌,死在了无名刀下。临死之前才知道她爹养育她这么多年,就是为了将来利用她。

    云溪想到当初看小说的时候,居然还觉得萧迁这个反派好带感……她一定是脑子被驴踢了。

    这是什么样残忍无情的人,才能对镜子里这个如花似玉的无辜女儿下得去手。

    盖上喜帕,云溪的视线被完全遮挡,芸九把她扶到大厅去。

    还是那个媒婆:“郡主您可算出来了,孙公子都……”

    “云溪郡主,别来无恙。西池一见,可是让人朝思暮想的紧。”孙仪已经迫不及待的不顾规矩进了门,他上来想拉云溪的手,被她不动声色的躲过。

    男人面色微变,他眼神一转,就看见云溪身后的芸九,她年纪不过十二三,此刻脸上泪痕未干,看着也十分惹人怜爱。

    孙仪心思微动,面上却不显,走到芸九面前,挥起一掌狠道:“贱婢,为什么不好好的扶着郡主?想害郡主摔倒吗?”

    芸九分明好好的扶着云溪,听这话没由来的委屈,却下意识就要跪下认错。孙仪上来分开了她和云溪的手,自己牵住云溪的手后,又趁机摸了她的手。

    芸九心里大惊,却不敢说话,只能瑟缩的跪在地上。

    孙仪用余光瞥她,嘴角上扬,小声念了一句:“会勾引人的小贱人……”

    “哎呦!”孙仪突然痛呼了一声,低头一看,被云溪踩了一脚。

    “不好意思,我看不见,”云溪淡淡道,“你好好扶着本郡主。”

    孙仪瞪着眼睛无言以对。他又看看云溪纤弱的身子,想到今晚,顿时什么也不计较了,只觉得心痒难耐。

    他扯着云溪,跟着前面的媒婆便往门前走去。云溪想把手抽出来,却被孙仪死死抓着动弹不得。

    府前传来一阵骚动,混杂着人仰马翻的声音。

    孙仪警惕的停下脚步。

    一个高大的男人不紧不慢出现在门前,长身而立,穿着黑色的云纹镶边长袍,腰间悬着铜色暗剑。他面色不怒自威,嘴边却噙着若有若无的笑意,让人猜不透来路。

    男人问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院里的众人不明所以,一个小厮走上前,推了男人一把:“今天是我们家少爷大喜的日子!你是什么人?竟敢在此撒野,是不把尚书大人放在眼里吗!”

    男人伸出手:“是吗?”话音刚落,那个小厮的脖子被扭断,连一声惊呼都没发出就断气倒在地上。

    孙仪见状一惊,知道来者不善,他押着云溪挡在面前,飞快的退回大厅,朝着旁边的人连连挥手:“给我上!”

    从威严男人的身后突然冒出四五个蒙面大汉,各个身长七尺,体格魁梧,二话不说,朝院子里的家丁袭去。那些家丁平日里仗着主人家的身份便可以耀武扬威,这个时候根本不是对手,刀才晃到眼前,就全都吓得晕过去。

    云溪把盖头掀了,看见不远处的男人,不知道是谁。

    突然而来的发展完全出乎云溪的预料,她心里七上八下,看着男人越过内院一步步走到她的面前。

    “你长大不少。”男人声音低沉,在云溪面前站定。

    云溪怔怔的:“嗯……”

    她突然反应过来,这个人不会是……

    孙仪惊恐的往后连连退步,又被身后吓傻的媒婆绊倒在地。

    萧迁上前一步,衣摆随着动作簌簌摆动,淡淡问云溪:“爹教你的武功都忘了?”

    云溪心里一跳,白皙的手被一只带着茧的大手握住,她眼前剑光一闪,萧迁腰上悬着的赤铜剑已经出鞘到了她手里。

    “气沉丹田,手腕提起,不要动,”萧迁浑厚低沉的声音附在她耳边,手上带着云溪的手直接动了起来,“然后——”

    锃的一声,剑刃划破空气,刹那间,赤铜剑带起一股强硬的剑风,直指摔在地上的孙仪。

    孙仪吓得没有任何姿态可言,朝后慌忙逃去,惊呼大喊:“救命——”

    云溪不敢看,下意识闭上了眼睛,血腥的场面在她脑海里已经形成。

    “别怕。”萧迁在云溪耳边说。

    云溪闭着眼睛,手不受控制的随着男人的带动一起一落。孙仪的声音骤然消失,云溪睁开眼睛,赤铜剑的剑尖一挑,插进孙仪的肩上,噗的一声鲜血溅出,剑尖从他背后又冒出,孙仪人被剑死死钉在地上,直接晕了过去。

    玩命了……

    云溪的后背贴着萧迁的胸膛,整个人近乎被萧迁抱在怀里,脖子上还能感受到萧迁温热的呼吸。

    云溪立刻把手从萧迁手中抽出,又从男人的怀里挣脱。她重新看向大厅里,除了萧迁,大厅里只剩下生死不知的孙仪,还有跪在旁边不敢动的芸九。

    萧迁垂手把剑从孙仪的身体里拔丨出丨来,剑尖滴着血,抵上芸九的脖子,芸九瑟缩了一下闭上眼睛却不敢动。

    “别!”云溪连忙惊呼。

    萧迁听闻看了一眼云溪,云溪大气都不敢出,却还是坚持和男人对视。

    萧迁嘴角上扬,把赤铜剑信手扔给一脸受到了惊吓的女儿:“自己玩儿罢。”

    在场的人全都被来势汹汹的这一场吓傻了眼。

    萧迁背着手信步走到大厅前,几个蒙面人到他面前跪下,院子里的人见状全都不由自主的跪了下来。

    “我堂堂北祁王府,竟然也是随便什么人想进便得进的?”萧迁扬声严厉道,“怕不是本王不在,规矩便全都用不上了?”

    云溪双手抱着重的要死的剑,惊魂未定,愣在原地。

    芸九从地上扑过来抱住她,泣不成声:“郡主,郡主,王爷回来了……他真的回来救我们了!”

    云溪听闻手里的剑没拿稳,哐当一声砸在地上。

    完了。

    萧迁听见声音,转头看了她一眼,眼神戏谑。

    云溪和她爹对视,呼吸顿住,心脏狂跳。

    怎么回事……这凶残无情的反派怎么现在回来了!和说好的剧情不一样!

    虽然现在看上去,她避过了这段变成炮灰的剧情,但是她觉得自己已经闻到了阴谋的味道……

    怎么办她好想跑路,不知道手上这把破剑能不能卖个好价钱?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