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盐 - 2.第二章 我可能认了个假爹(穿书)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北祁王回来的消息,一夜之间就传遍了京城的贵族圈里。连带着萧迁的亲信,把孙家的人修理了一番的事也一传十,十传百。孙仪肩膀上的血窟窿,更是在大白天就被王府前围观的平民百姓看的一清二楚。

    在这天之前,几乎没人知道萧迁会回来。而萧迁一回来,就让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件事。

    贵族们听闻了孙家的事,都微微心惊。知道萧迁是借这件事,故意打孙英真的脸,让他记着自己的身份,不要得意忘形。

    而萧云溪,也在这一次的事情中,让他们知道不是可以随意碰的人。

    孙仪的伤倒是没什么大碍,就是人受到了惊吓,回去之后一句话都说不利索,瞪着眼睛像见了鬼似的。

    一时人人自危,回想着自己在这么多年里有没有对北祁王府的人落井下石过。这一部分人担心自己被萧迁算账,而另一部分惯于在官场上打滚的,却一大清早就带了贵重的礼物上了门拜访。

    然而,所有来的人都扑了个空。

    “王爷一大早接到圣旨,早已经进宫面圣去了。”年迈的管家波澜不惊的说道。

    “那云溪郡主呢?”人群焦急的问。

    “郡主和王爷一块去了。”

    众人一听都扫兴,然而没有办法,而且他们带来的东西也不能收回去。只能把放着玉如意的匣子,搁着翡翠琉璃花樽的箱子放在门前,悻悻离开了王府。

    轿子上的云溪,昨晚一夜都没有睡着,却一大清早就被叫起来跟萧迁进宫。她出来的时候,王府外的天上还挂着满月。

    她免不了有些昏昏欲睡,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帘子突然被人从外面掀开,吓了她一跳。

    “什么事?”

    下人道:“郡主,王爷让您去他的马车上。”

    云溪一开始没反应过来,每个字都明白了之后表情便凝固了,忍不住求救的看向身边的芸九。

    芸九拍手开心道:“王爷喊您呢,快去吧郡主。离开这么多年,王爷肯定很想您,想和您多待会儿。”

    云溪:……

    她看着芸九想,小九,你好天真。

    云溪被下人搀扶下车,然后又上了萧迁的马车。帘子放下后,整个车厢的空间一下就显得拥簇了许多。

    云溪心里小忐忑,看着自己眼前面色威仪、相貌风流英俊的人。萧迁靠墙一只手撑着头,闭着眼睛在休息。云溪一边大气都不敢出,一边觉得虚幻。明明应该是书里的人物,现在却真实的坐在她的面前。

    “有什么话说罢,这里没有别人。”萧迁道。

    云溪一个激灵,没想到男人没睡,说不定还知道自己在偷看他……

    云溪在心里疯狂捂脸,面上却保持着镇静道:“爹,溪儿这几年好想你。”说的时候,为了安全坐在车上离萧迁最远的地方。

    萧迁没想到云溪会说这个,蓦地睁开了眼睛。

    云溪低头看看自己的位置,“……”

    她尴尬的朝萧迁小小的挪了一点。

    想了想,又挪了一点。

    再想了想,挪都挪了——

    算了算了不要面子了挨着坐吧。

    云溪曾经觉得萧迁这个反派非常带感。

    她穿的这本小说,其实三观是一直被人诟病的——即使是主角的人设,也有很大争议。因此萧迁虽然是反派,但杀伐果断,又长得好看,反而收获了一群如云溪一样的迷妹。虽然重点是后面一点,但是这不妨碍萧迁这个角色完全拥有不亚于男主的魅力。

    只不过云溪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穿成大反派的女儿……让她有点风中凌乱。

    萧迁仍然撑着头,好整以暇的看她,那意思像是问“还有什么要说的”。

    云溪心想怎么还没完了?她低着头慢吞吞道:“……这几年来我天天盼着爹回来。我去了法音寺拜佛,烧香念经,戒荤吃素一年。昨天我真的以为要被人带走啦……好在佛祖保佑,观音保佑,你回来了。”

    等她说完的时候,抬头一看,发现萧迁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靠她极近,男人的脸就在她眼前。

    云溪吓的心跳漏了一拍,下意识的想往后躲,但是她硬生生的僵住了没动。

    萧迁伸出一只手拨了拨云溪散下的一缕发丝,然后便退了回去。

    云溪有些愣愣的。

    萧迁黑沉沉的眸子看着她,笑道:“仙人带信给爹,说溪儿在家受人欺负了,爹就回来了。”

    云溪心里有些触动,不可避免的生出一种被人保护的感觉。她蓦地生出一个想法,她不甘愿做炮灰,其实她爹一个大好青年,前途风光无限,又何必一定愿意做反派,都是被剧情胁迫的罢了。

    萧迁道:“都是些见风使舵的家伙。风往哪儿吹,便往哪儿摆。以后我不在家,你随便杀了便是。”

    云溪:……

    果然还是天生的反派吧!

    云溪刚想说什么,只听车厢外的马儿嘶鸣一声,马车突然剧烈的一颠。云溪一时没坐稳,惯性使然,当即往旁边摔去。然而想象中的疼痛没有出现,萧迁拉住了她。

    “摔到没有?”

    云溪摇摇头。

    帘外有一响亮的女声传来——

    “民女程慕玉,绵州成纪府人,在正月元宵之夜,一家五十三口被蒙面歹人屠尽。家父家母死不瞑目,血海深仇,求大人替民女做主!”

    云溪心里一动,女主!她立刻想撩开帘子探身出去,却被一股力道拉住。

    云溪回头,萧迁朝她摇了摇头:“不要管。”

    云溪迟疑,对方却依旧沉稳的坐着,似乎对外面的事情毫不感兴趣。

    她心道,不感兴趣骗谁呢,你在原文里管的可是快和男主打起来了。在女儿面前端着是吧,好吧,你端着吧,我看着你装。

    云溪坐回原位上,等萧迁自己出去。

    萧迁作为整本书的反派,自然和女主的交集是少不了的,甚至后面他和男主之间的敌对,也是因为对女主有了模糊的感情。

    女主程慕玉是一家大户人家地主的女儿,然而程家一家五十三口,除了程慕玉,却在一夜之间被无名之人屠尽。她因为贪玩,偷溜出门看灯会,才侥幸逃过一劫。这之后程慕玉报官,靠着一个人找寻家人惨死的真相,就在她越来越接近真相的时候,却在某一个晚上,被人勒死在幽暗的巷子里。

    程慕玉没想到自己重生回了一年之前,才意识到这件事不是她想的那么简单。回到调查的真相的起点,她选择换一种方式,直接在路上向达官贵人求助。

    程慕玉心里也有自己的打算,她是重生的,这一年来对朝廷的事都有所耳闻。她知道后面会发生的很多事情的过程和结果,只要靠着这一点,她就可以拉拢到朝廷里手握重权之人。

    可没想到,这第一步就不那么容易踏出。

    程慕玉跪在外面等了半天,却始终没见车里的人出来。

    “求大人为民女做主!”程慕玉磕了三个头,又高声说了一遍,这会儿已经引得许多路人驻足旁观了。

    在前面骑马的人是萧迁的亲信之一,叫做穆安。他看着跪在地上的程慕玉,即使是风尘仆仆的狼狈样子,但可以看出是个美人胚子,长得十分标致。虽然比起他家小郡主,还是差点。

    他听萧迁没有出声,便知道他家王爷不想管,穆安道:“你可知这马车上的人是谁,也敢拦?你若有冤情,状纸交由大理寺的谢魂大人便是。我家王爷现在要入宫面圣,耽误了时间你当的了罪吗!”

    程慕玉一听马车上的是王爷,结合昨天赶路时听来的内容,顿时就知道马车上的人是当朝皇上萧延景唯一的皇叔萧迁。她更知道,后面萧迁会发生的事……

    她道:“王爷,民女手里有正三品官员孙英真尚书的一个秘密。不知道王爷有没有兴趣听?”

    穆安以为程慕玉是瞎说的,见她仍旧不识好歹,怕萧迁生气,点了个旁边的护卫让他把人赶紧带走。

    云溪见萧迁真的毫不感兴趣,心里风中凌乱,感觉自己看了个假文。程慕玉半路拦轿的剧情是这篇文的开始,如果这里的剧情对不上,后面就真的要乱套了。

    见状,她再顾不上后果,掀开帘子:“有兴趣!”

    “……”

    穆安尴尬的看着小郡主:“已经让人把她赶走了。”

    云溪:……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