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盐 - 3.第三章 我可能认了个假爹(穿书)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云溪正不知道怎么办时,有人再次把她拉了回去。

    萧迁没对云溪说什么,揭开帘子出了马车朝穆安下令道:“先把那个女人带回府里,有什么事等我们回来再说。”

    穆安抱拳回了一声是,扯着马缰立刻回头去追人。

    萧迁回了马车里,看着云溪正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的坐着,一副乖到不行的样子,但是姿势却是有些僵硬。

    “放松坐。”萧迁在云溪身边重新坐下,语气凉凉说道。

    云溪战战兢兢,听不出对方话中的语气是好是坏,不过她凭着对萧迁的印象,知道对方现在心里肯定不快。好不容易才在对方面前刷了一点好感值,现在估计又回到原点了。

    她刚刚听见穆安把程慕玉赶走的声音,头脑一热就冲出去了。她不敢想象,如果错过了这里的关键剧情,会导致后面产生多少不可逆转的发展。

    她本来就只是一个炮灰,凭着对剧情的掌握才能活下去,一旦剧情跑偏,她就要彻底踩在钢丝上过日子了。主角有主角光环,但她没有,而且她不止没有,还要随时防止飞来横祸。甚至最大的祸,现在就在她面前……

    想到这里,横竖已经做了,云溪豁出去说:“但是我们明明可以帮她。”

    “你觉得我为什么不救她?”萧迁反问。

    云溪摇头。

    萧迁道:“你成亲一事,没有经过我的同意,是孙家冒犯我在先,所以我做什么他们都无话可说,只能打碎了牙往肚里咽。”

    云溪乖巧点头。

    萧迁:“但今天她最后的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之后,不论真假,传到孙英真的耳朵里,他都会认为我们手里握有了他的某个秘密,就一定会借亲事被毁的事借题发挥。我们就会从原来的主动……变成被动。你懂了吗?”

    云溪微微诧异,她没想到这么多:“那你后来为什么又……”

    萧迁无奈,看着云溪:“刚刚路旁有多少百姓,你话都替我说出去了,爹还能说不接了不成?”

    云溪讪讪低头:“我错了。”但我下次还敢。

    她在心里默默琢磨,按照这样的话来说,萧迁不管女主的事情,是完全说的通的。变数其实是她……

    萧迁没说话,他这次回来,觉得自己这个从外面捡回来的女儿似乎变得和小时候不一样了。

    以前死气沉沉,听话的像个傀儡,现在居然都敢当着他的面胡来了。难道是这两年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

    他开始慢慢考虑,要不要把萧云溪移出他的计划,另做打算。

    萧迁道:“现在不是你认错的时候,回去少不了罚你。”

    “啊??”云溪差点摔倒。

    男人敛目,“你觉得不该罚?”

    “该,”云溪弱弱的说,“可不可以轻点儿……”

    萧迁:“还敢讨价还价?轻罚没有意义。你长不住记性。”

    云溪恨不得当场晕过去,她偏过头不去看萧迁,盯着车墙壁,自我欺骗什么都没听见,什么都不知道。

    萧迁看了云溪一眼,少女背朝着他,手绞住了衣袖,像是很紧张的样子。

    金玉殿内。

    年轻的皇帝负手而立背朝大殿沉默,表情不甚愉快。一个穿着正三品官员朝服的男人跪在殿下,也不说话。

    面白无须的太监小步从外面走了进来,走到萧延景的面前小声通报:“禀告皇上,北祁王爷和云溪郡主在殿外求见。”

    萧延景听闻,看了地上的人一眼:“让他们进来。”

    太监回了声是,出去传达旨意了。

    跪着的男人听闻,道:“那皇上,臣先告……”

    “退”字还没有说完,萧延景就气急败坏道:“谢魂你给朕留下!”

    “是。”谢魂道。

    萧延景的脸色仍旧不好看,他道,“林公公,给谢卿赐座。”

    云溪跟着她爹进了金玉殿内,向皇上叩拜一礼,然后便看见了坐在大殿一边丰神俊朗的男人。

    那人一看见他们父女两人,也站了起来。

    男人长相温润俊美,气质如脂玉,看着比萧迁年轻些。他穿着藏色云纹的宽大朝服,带着文官特有的斯文儒雅,那是一种和萧迁身上的血气截然不同的感觉。

    对方慢慢拱手:“拜过王爷,小郡主。在下大理寺卿,谢魂。”

    ……男主!

    云溪一惊,她立刻猜到了刚刚这里发生了什么。

    男主谢魂虽然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大理寺卿,但早已隐忍多年,实际上他一直背负着数年前父母惨死的案件。

    高处不胜寒,这个位置上盯着他的人太多,他没办法去寻找真相,然而萧延景却执意不让他辞官。

    正好这个时候遇上了女主程慕玉的案子,萧延景见实在劝不了谢魂,便拖延说办完这个案子就让他走,于是男主跟女主的矛盾就这样开始了。

    原剧情里,云溪这个时候已经被嫁出去了,跟萧迁一起来的自然就是半路拦截的女主,剧情发展十分顺利。

    可是现在……程慕玉估计已经被穆安追回去了,安置在王府里好好的坐着了。

    这剧情已经拉不回来了。

    “谢大人,久闻您的大名。云溪今日一见,果然是非同凡响。”

    “……郡主过奖了。”

    谢魂的态度不冷不热,不过他心里确实对云溪的态度有了些疑惑。他和这位传闻中的郡主并没有任何交情,他不知道为什么云溪会主动和他打招呼。

    萧迁没想到云溪对谢魂似乎挺感兴趣的样子……他一时觉得有些说不上的怪异,从心里一划而过。

    萧延景道:“皇叔,多日不见,侄儿甚是想念。此次涿州旱灾严重,皇叔治理有功,朕一定会重重有赏。”

    “陛下过誉,臣分内之事。”萧迁淡淡道。

    “皇叔,您是朕的长辈,这里只有我们,就不要那么生分了。”萧延景道,“孙尚书一事……是朕一时糊涂,没有问及皇叔的意见,就将皇妹许配出去。”

    萧迁没有说话,萧延景脸上有些不好看……看来这次的确触到了萧迁的底线。

    他只能给自己递台阶:“那在皇叔眼中,可有替云溪寻到什么好人家么?”

    “臣刚回京,眼下还未曾。”

    皇帝的视线突然扫到坐在一旁的谢魂。

    “巧了,不知皇叔觉得,谢大人,青年才俊……如何?”

    他话音刚落,殿上被提及的两个人同时都震惊了。

    谢魂的出身虽然说不上有多显赫,但萧云溪本来也不是萧迁的亲生女儿。作为大理寺卿,谢魂的才智和胆魄都异于常人,又和萧云溪年纪相仿,简直就是郎才女貌。

    而且这样一来,还能有理由把他继续留在大理寺。谢魂为人正直,如果娶了皇妹,说不定还可以牵制住他的皇叔……皇帝越想越觉得可行。

    云溪被皇帝的脑洞直接砸懵了,不要乱点鸳鸯谱啊啊啊。如果真的让她和谢魂成亲,那绝对就是男主女主之间的绊脚石,标准的炮灰女配,死就一个字。

    云溪作为当事人之一,吓得赶紧偷偷拉萧迁的衣袖,暗示她爹千万千万不要答应。

    萧迁刚刚就看出了云溪对谢魂的关注,此时还以为她是害羞。

    如果做他女婿的话,谢魂的确是不错的人选。不过,他当初领这丫头回来,可不是为了替她找个好夫家的。

    萧迁道:“溪儿的终身大事,臣这个做父亲的自然会放在心上,不劳皇上费心记挂。溪儿和谢大人今日初次见面,各方面还尚未了解,就这样确定下终身姻缘,臣恐怕难以放心。”

    自古儿女婚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洞房之日新人才见上面的也不甚稀奇。什么初次见面,尚不了解,萧延景一听,就知道他皇叔这是暂时不想嫁女儿的意思了。

    一旁的谢魂也道:“承蒙皇上王爷抬举。微臣人微言轻,不敢高攀郡主金枝玉叶。”

    萧延景没料到谢魂的态度也很坚决,他看看云溪,想起他皇妹刚刚进门时不是还和谢魂打招呼来着吗?如果不认识,怎么会主动打招呼?

    萧延景道:“朕想听听皇妹是怎么想的?”

    云溪听见自己的名字,身体一僵,无论她怎么回答——要么得罪皇帝,要么得罪她爹。

    “云溪觉得……”她启唇轻道,“谢大人说的对。”那就得罪男主吧!

    谢魂:……

    萧迁也没想到云溪居然敢这么说,这话意思就是她根本瞧不上谢魂。就是不知道这里面有几分是为了应付皇上,又有几分是她的真心话。

    只有萧延景被逗笑了,他倒是没有多想,只当云溪是年龄小,口无遮拦。

    他只是碍于面子,才随便问问云溪。事实上,萧迁的意思才是最重要的。他开始暗自思忖以后要怎么安排萧云溪和谢魂的接触。

    回去的路上,刚到宫门口,云溪就看见宣武门前排了一条长龙,都是等着早朝的官员们。此时晨光微熹,天空半明半暗,空气还很凉,刺骨的风往衣服里钻。

    生怕萧迁又让她去他车里,云溪赶紧上了自己的马车。上了车后,她才松了一口气,

    云溪看见车里一直乖乖等着的芸九,心里顿时觉得十分亲切。

    她想,这样下去不是回事。她是真的有点怕萧迁,一是因为对方的身份,二是因为她自己的身份。

    可是身份关系摆着,她不可能躲着萧迁。最好就是可以……断绝关系。不过这个明显也没那么容易做到,如果真的能断绝关系,恐怕也是她死翘翘的时候。

    云溪突然又想起萧迁之前在车上说的话,她回去之后还要受……重罚。

    想到这里,云溪就恨不得撞柱子,她问旁边的芸九:“按咱们王府平常的家法,罚人一般怎么罚?”

    芸九听闻,细数道:“小罪鞭责二十,大罪杖责四十,三天不许吃饭……”

    她还没说完就突然顿住,眼睛里涌出湿意:“郡主,芸九做错了什么吗?您想怎么罚……”

    “不是不是,不是罚你。”云溪连忙安抚小九。

    芸九擦擦眼泪:“那是……?”

    云溪涩涩:“……是我。”

    “啊?”

    云溪索性把刚刚发生的一切都和芸九说了,她已经忍不住把单纯的芸九当成了她现在最亲近的人。

    芸九听完不可思议道:“王爷怎么会这么说呢……他肯定只是想吓吓郡主您,不会舍得真的罚您的,怎么说你们也这么久没有见面了,他疼您还来不及呢。”

    哇,听上去好有道理的样子。云溪说:“最起码他现在不会打死我是吧。”

    芸九狂点头:“嗯嗯。”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

    云溪咬了咬指甲,暗自琢磨,很明显现在剧情已经彻底偏离原来的路了,她想维持原状的话很难。

    她本应该炮灰的剧情被改,这命运却不是凭她自己改变的,而是因为突然回来的萧迁……

    她想不到对方这样做的原因,但有一种可以排除,他一定不是为了救她。

    云溪不想和萧迁过多接触,恨不得顶着锅盖退避三舍。可她又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自己

    说起来……云溪突然想起一件事,她娘是谁?

    从原文里萧迁对她这个女儿可有可无的态度来看,她娘一定不得萧迁的宠爱。活没活着都说不定,来到这个世界三个月,她也从来没听过北祁王府有过什么女主人。

    这感觉就好像她是从石头缝里长出来的一样!

    她也不是没试着问过,但下人都对此三缄其口,像是没有这档子事一样。

    她就知道了,自己应该防着萧迁,防着原主她亲爹。

    临到府前,马车突然颠了一下。

    芸九轻道:“郡主,应该是到了。”

    云溪点点头,跟芸九一块下了车。

    然而没等她落地站稳,她就感觉到了一丝异常。

    “有刺客!”一声高叫。

    “保护王爷和郡主!”

    云溪一惊,手上却腾地一松,下一秒她听见身边一声短暂又恐惧的惊呼。

    云溪立即循着声音抬头,“芸九!”只见一个蒙面的高瘦男人将芸九掳走,然后一个轻功翻身瞬间消失在墙另一边。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