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盐 - 4.第四章 我可能认了个假爹(穿书)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由于正好是在王府前遭遇变故,一场混乱很快结束。护卫们倒是擒获了几个刺客,但是抓住的时候全都死了。

    “郡主,您没事吧?”穆安跑过来看见云溪还在原地,松了一口。

    云溪不太冷静:“……小九被人抓走了。”

    “谁?”穆安紧张的问道。

    “我的丫头。”

    穆安想了一下,才知道云溪说的是一直带在身边的丫鬟芸九。他悬着的心放下来,不以为意道:“这件事之后我们会去查明。您先跟我过来吧,王爷很担心您的安危。”

    云溪跟着穆安走到萧迁面前,男人手上沾了点血,在用手帕擦。

    “没事么?”萧迁问。

    “郡主并无大恙,只是……”穆安欲言又止。

    “说。”

    萧迁垂眸看见云溪的眼圈有些泛红,他听着穆安说芸九被掳走的事情,一边上下扫了一遍云溪身上有没有受伤的痕迹。

    穆安说完了,萧迁问:“就这一个?”

    穆安点头,“是,王爷。”

    萧迁没说什么,他回身进入府里,扔下了一句:“跟爹进来。”

    云溪听见了,下意识跨出一步,她又看了看芸九消失的墙头,心里有说不上的感觉。

    大厅之中,程慕玉正坐在一旁的雕花木椅上,玩弄桌上摆着的一个白玉羊脂,完全不知道刚刚在府前发生了一场混乱。

    她一听见身后传来动静,立刻放下了白玉羊脂转身。看见萧迁走进来,程慕玉就地跪下磕头。

    “民女程慕玉拜见王爷,多谢王爷今日搭救之恩。王爷大德……”程慕玉只字不提旁边的云溪,像没看见似的。

    在程慕玉的记忆中,她最后留在京城的那段时间,皇室中发生了很大的动荡。而其中一个事情就是云溪郡主试图利用父亲萧迁的权力,帮助孙家谋反。她要说孙家的秘密,正是这个。

    在程慕玉的心里,萧云溪不是个好人。

    “去偏房给她安排一间屋子,找个人看着。”萧迁却并没有进入大厅,脚步未停径直进入主院,他看也没看程慕玉,只对穆安留下这一句。

    偏房正是王府内下人住的地方,程慕玉听闻难以置信的从地上直起身子,想和萧迁说话,却被上前的穆安制止。

    一进内院,入眼的便是奇绝的假山和流水池,地上有两排石子路,周围种满了品种多样的花草,此时正值春初,大部分的花都只瑟缩着一个花苞。

    跟着眼前的人的亦步亦趋走了一会儿,云溪发现萧迁停了。

    她抬头一看,前面正是她自己的屋子。

    “去拿东西。”萧迁道。

    “拿什么……?”

    萧迁开口道:“你想怎么被罚,你就拿什么。”

    云溪这才想起还有这档事。

    她进了自己的屋子,一眼便看见挂在墙上的赤铜剑。

    剑身非常沉,云溪拿下来的时候,不由自主地想起那天第一眼在王府门前,看见萧迁的模样。雕着纹路的剑鞘上刻了萧迁的名衔,北祁。

    那天萧迁把剑丢给她之后,也不说怎么处理,她就挂在了房间里,权当辟邪。现在看来,没辟的了。估计是曾经死在这把剑下的人怨念都太深了。

    云溪抱着赤铜剑走了出去,天边泛起鱼肚白,渐到白昼。萧迁坐在假山旁边的凉亭中,旁边恭敬的站着两个小厮,其中一个手上捧着茶杯。

    云溪走到凉亭的台阶上,就听见萧迁道——

    “跪着。”语气淡淡的,就像说吃饭那样平常。

    云溪顿住。她看向萧迁,又看了看那两个小厮。

    “听不懂?”萧迁道,“下去跪着。”

    云溪试图从萧迁的脸上看出他的情绪,但意料之中的失败了。她往回退了两步,铺开裙襟,默不作声的跪在亭下。

    天寒地冻,地上又硬又凉,云溪跪了一会儿,就觉得浑身冰冷,却只能硬生生的受着。

    本来她以为萧迁没多久后会走,找另外的人看着她。然而对方却一直坐在上面,也丝毫没有要让她起来的意思。过了许久,云溪的腿从一开始的刺痛,到后面直接麻木,她本来以为自己肯定坚持不下来,但是这个身体却意外的很坚强,她闭着眼睛咬牙,一个又一个钟头便都熬了过去。

    萧迁也没闲着,这期间,那两个小厮一直在进进出出,替萧迁传了无数前厅来的消息。

    上面的声音突然停了。

    然后便是愈来愈近的脚步声,云溪低着头,面前出现一双鞋。

    她怀里蓦地一轻,赤铜剑被人拿走。

    云溪本来就已经接近极限,她跪了一个早上加中午,下半身早就已经没有知觉了,全靠意念撑着。现在重量蓦地变了,一股巨大的晕眩感,立刻从头顶到脚把她淹没,云溪眼前阵阵发黑,当即就要倒向一边。

    “这就撑不住了?”

    云溪听见萧迁传来这一句,不知道突然哪儿来的勇气,抬起头和男人对视。她攥了一下拳头,硬是稳住了身体。

    “……撑的住。”

    话音刚落,萧迁抽出了赤铜剑,带着剑风,接着瞬间,剑身深深插入云溪跪着的身侧的土地里。

    云溪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空气凝住,只有远处有些许风声。

    萧迁看着地上跪着的云溪,一脸不服气、不甘心的小模样看着他。

    他心里轻笑了一下。

    萧迁把剑拔/出/来,对云溪道:“对我来一次,像刚刚这样。”

    云溪下意识接住萧迁扔下来的剑,等她反应过来萧迁的话之后,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

    她迟迟没动作,萧迁眼睛眯起,以为云溪做不到所以放弃了。

    然而说时迟那时快,剑身几乎是贴着萧迁的腿边擦过,剑首准确无误的点在萧迁脚边的土地里,再偏一寸就能伤到他。

    云溪道:“这样行吗?”她用剑撑着身体,从地上站起来。

    萧迁的手突然覆上云溪撑着剑的手,就像她被逼出嫁那天一样包裹住她的手。

    热的……云溪被冻住的脑子里一闪而过这样的想法。

    “让你起来了?”

    云溪听见这一句,顿时什么想法都没了,在心里把萧迁骂了一百遍,却还是乖乖重新跪下。

    萧迁把长剑抽走,叮当一声归剑入鞘,然后他把剑扔给后面的小厮。

    云溪还没跪下来就失了支撑的东西。她腿一软,萧迁扶了她一下,云溪却条件反射的躲开了对方。

    她当下心里就想,糟了。

    云溪不想让萧迁看出来她怕他,便道,“既然是罚,就别帮我。”

    “你觉得这就算罚你?”

    云溪突然顿住。

    “怎么这几年没见,萧云溪,你这么天真了?”萧迁道,“赤铜剑是谁的……需要我告诉你吗?”

    云溪一听,答案顿时呼之欲出。

    “站起来,告诉我。”

    “……是我的?”

    萧迁挑眉。

    “还不算傻的离谱。”

    云溪当下便知道这是原文里没有的内容。她想站起来,但是跪久了,早就没有感觉了,经过刚刚的事情,她现在根本站不起来。

    她爹还说,这不算罚……

    萧迁看出了云溪的难堪,但是他想到早上云溪不顾他阻拦,就把程慕玉带回来的事情,存心要云溪记住教训,便也不打算帮她。

    “什么人?!”小厮突然冲着远处大喝一声。

    云溪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正看见闯入内院的程慕玉。

    然而她一分神,就觉得身体一轻,她往后一踉跄,来不及去想程慕玉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云溪难以置信的回头,便看见是萧迁把她拉了起来。

    “能站稳吗?”

    云溪眨眨眼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总是摸不透任何时候的萧迁。

    “靠着我。”

    云溪没敢,惴惴的悬空挨了萧迁衣服的一个角。

    “我身上有瘟疫?”萧迁的声音有些冷,“还是你想在她面前跪着?”

    云溪一听不由分说,身体蓦地放松,一点没客气的把全身重量都放在旁边的人身上。

    两个小厮这个时候已经把程慕玉抓了起来,带到了萧迁的面前。

    萧迁本来并不相信程慕玉会有孙家的什么秘密,否则凭孙英真的性格,不可能还让她活到能在大街上拦轿,拦的人还是他。秘密这种话,也只有他怀里这个越活越回去的丫头才相信。

    然而回来后,在王府前发生的事,却让他不得不正视程慕玉的来历。芸九是被当做了程慕玉被错认了,才被抓走的。

    “先放开她。”

    程慕玉因为把柄在手,所以并不担心萧迁会对她做什么。她嫌恶的抖落开下人的手,刚准备说什么,就听见萧迁道——

    “过来扶着郡主。”

    “你留在府上总不能什么都不做,正好郡主这里差个人,那你就先从丫鬟做起吧。”

    程慕玉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