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盐 - 6.第六章 我可能认了个假爹(穿书)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云溪伸出自己的一只手,她这才注意到,自己的掌心有一层薄茧。也许是因为时间久了,才渐渐消了。

    她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自己的身份并不是一个含着金汤匙出生,长大后就等着出嫁的娇贵郡主——而是一个小炮灰。

    萧迁名义上是她的父亲,却和她、原主完全没有任何父女之情。他让原主从小就开始练武,目的而想而知。而他对于原主唯一的感情,恐怕就是想利用她。

    “我知道了。”她道。

    萧迁点头,“那就回去休息吧,下午来校场的时间不要耽搁到太阳落山。”

    云溪认命的像小鸡啄米一样点头,虽然她现在完全不想动,双腿又疼又麻,如果可以的话,她只想毫无形象的躺在地上,安静的做一个会呼吸的尸体。

    但是萧迁偏偏要她走,还不许人背,一定要她走回去。

    云溪怀疑,萧迁不止对她这个女儿无情无爱,还喜欢虐待她。她怀疑自己是是捡来的,不然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有娘生没娘疼。

    交代好这些,萧迁便准备离开,两个小厮刚想跟上,被他招手叫停:“你们就跟着郡主后面照顾,不用跟上来了,有什么事再通知我。”

    “是,王爷。”长春和长棋两人齐声应下。

    直到看到男人的身影走远,云溪才感觉一直绷着的弦彻底松了下来,她几乎是下意识的舒了一口气。

    放松下来,云溪才发现自己手心里都是冷汗,回想这一个上午加上中午简直是度秒如年,也不知道她怎么坚持下来的。

    而这样的日子,以后还不知道要持续多久,云溪想想就觉得脑子抽痛。

    往自己的院子走了两步后,云溪才反应过来现在在她身边的人已经不是芸九了,她对长春和长棋道,“你们两来扶着我吧,不用麻烦程姑娘了。”

    长春和长棋躬身,长春道:“小的们不敢冒犯郡主。”

    云溪一口老血梗住。

    程慕玉从小没做过伺候别人的事,手上没轻没重的,一听云溪说了这话,她也乐得轻松,没有任何负担的便松了手。

    长春和长棋对视一眼,把程慕玉的动作放在了心里。

    云溪无可奈何,只能把手中的宝剑当做拄拐,往院子慢慢走去。

    两个小厮知道自家郡主走的肯定辛苦,他们也在萧迁身边站了一个早上,都心领神会他的想法,长棋道:“郡主,长棋替您寻个车来可好?”

    云溪心里一激动:“有这种东西吗?”

    “自然是有的。”

    云溪忙不迭向长棋招手:“那你快去吧,我等你。”

    她说完,觉得不太放心,又多嘱咐一句:“小心我爹。长春你和长棋一起去。”

    长春心说这种事肯定是王爷允许的,否则他们怎么可能敢自作主张,但他没和云溪多说,应了一声“是”,便和长棋离开了。

    解决了走路的问题,云溪看看身边的程慕玉,还是道:“你的事,我和爹都知道了。”

    程慕玉一听,忙问:“王爷怎么说?”

    云溪道:“他会帮你的,否则他不会把你接回我们王府里。程姑娘,你现在的身份只是暂时的,我们王府不缺你这一个丫鬟,我更不缺。”

    她话说到这个份上,程慕玉也算是明白了,原来萧迁是想帮她先隐藏身份,并不是想折辱她……

    云溪心想,这样应该可以在女主心里替她爹拉一点好感值吧。反派爹爹,溪儿已经以怨报德了,求求你今天下午在校场对我好一点吧。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