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盐 - 7.第七章 我可能认了个假爹(穿书)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长春和长棋的动作很快,云溪在原地等了一会,就等来了这两人。

    云溪一看,长棋口中的“车”,其实就是一个简易的木板车,还是独轮的……只不过看得出来这车用的是上好的花梨木,车上铺了柔软的棉絮和锦被,虽然它只是一个平板车,但好歹也是一个土豪板车。

    云溪惴惴的坐上去,长棋喊了一声“坐稳”,就把车扶手猛地扶了起来,板车猝不及防地颠簸了一下,云溪突然失重吓了一跳,硬是忍着才没叫出来。

    “……”

    不过摇晃一瞬即逝,车很快就在长棋的拖动下平稳地走了起来。长棋和长春都是是这次萧迁回来后带回来的人,素质很高。

    云溪坐在车上很快便适应了,加上新奇,她居然感觉还不错。她一开心,不免有些得意忘形,云溪朝程慕玉招招手:“程姑娘,你要不要上来试试?”

    程慕玉抽抽嘴角,“不用了,郡主您自己坐吧。”

    程慕玉今天也只有十八,只比云溪大了两岁,在全家被灭口之前,她也只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女。然而她现在已经不仅仅是经历过那惨案的人了,她活了两世,又看透了太多东西,心里上的负担早就超过了她这个年龄应该承受的。

    云溪也没强求,因为长棋很快就到了她的院子里。程慕玉上前把云溪从车上扶下来,这次她动作轻了一点。

    她房间的门前站了两个丫鬟,看见云溪来了,行了个礼,替云溪打开了门。

    她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跨过有些高度的门槛走进去,只见用白瓷碟子装着的精致小吃摆满了一桌,云溪有点惊讶。

    她回过头看了看门口的丫鬟,丫鬟道:“这是王爷特意吩咐厨房给郡主您准备的。”

    云溪这才意识到自己都没吃午饭,她用指尖捏起一块重阳糕,刚准备尝一口,突然想到一句……“吃饱了好上路”。

    云溪:……

    她心情复杂的吃完了那一块重阳糕,感觉味如嚼蜡,她走到桌前,仔细的看了这一桌丰盛的满汉全席,叹道:“这些都撤了吧,你们拿回去吃,我也吃不下。”

    “啊?郡主,可是……”

    云溪摆摆手,“别说了,我休息一会儿。等你们吃完了,再叫我起来。”

    她倒并不是介意这桌菜的意义,只是她确实因为过了饭点,现在已经没了吃的胃口,与其让她动两筷子之后剩下的浪费了,还不如一开始就不吃。

    云溪说完那些话,就拖着疲惫的身子进了里屋,她听见身后有脚步声跟着,她回头看,发现是程慕玉。

    “怎么了?”

    程慕玉道:“奴婢侍奉郡主您午睡。”

    云溪眨了眨眼,然后道:“不用了。我今天不是已经和你说清楚了吗,我不缺丫鬟,你不用这样的。等时间到了,你就会知道了……”她最后一句话说的有些漫不经心,带着一些俏皮。云溪走到梳妆台前松下发髻,青丝般的长发瞬间如瀑布般倾泻下来,一直齐到少女纤盈的腰间。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程慕玉作为一个重生过的人,对于时间这类的词十分敏感。加上她对萧云溪有所忌惮,如今听了这句话,立刻有所想法。

    她没说什么,看见云溪休息了,便退了出去。离开之前,她在云溪的房间里扫视了一遍。最后,程慕玉的目光在墙上挂着的赤铜剑上久久没有移开。

    朦胧间云溪觉得自己好像睡了很久,她睡的不沉,却无论如何也醒不过来。

    她做了无数的梦,梦的内容有在现代的生活,也有来了这个世界之后的生活,而无论是在哪个世界,云溪的梦里始终有一个熟悉的男人,隔着白雾她看不清他的脸,也不知道他是谁,但他却让云溪本能地觉得心里惧怕,想远离。

    而他一直在说一个词……

    云溪蹲在地上,柔顺的头发包裹住她幼小的身躯。她抬头朝上看着男人,努力的辨认他的口型……校……场。

    校场!

    云溪猛地惊醒,一掀被子,顾不上身体疼,她把帘子拉开,连忙去看窗外。

    这一看,她心里更凉了。

    外面天已经黑了,她屋子里甚至点了两支蜡烛。

    ……已经提前给她点蜡了!

    云溪一下蹦下床,头却不小心磕到了床头,她倒吸了一口凉气,动静惹来了外面的丫鬟。

    “郡主,您醒了?”

    云溪点点头,还是不死心的问:“现在是什么时辰?太阳下山了吗?”

    丫鬟朝外看了一眼:“刚到酉时。太阳还没下山呢。”

    云溪有种绝处逢生的感觉,她拢了拢头发道,“我们现在就去校场,再帮我把长春和长棋叫过来。”

    丫鬟边替云溪更衣边道:“他们俩一直在外面等着呢。”

    云溪吐血。那也没人提醒她起床?!

    “程姑娘呢?也在外面等着?”

    丫鬟摇头:“没看见她,不知道去哪儿了。”

    “嗯嗯,没事,也不用担心她。”云溪没多想,一心只想赶到校场去。

    这副身体的恢复力好的惊人,她本来以为自己最起码到明天都要煎熬的疼着,这会儿她却觉得自己已经好了大半了。

    也许还真的像萧迁说的那样,跪一个上午,真的不算什么惩罚……?

    醒醒,萧云溪,脑子进水了。

    校场在京城的西南处,地势偏高,占地面积很大,周围有高大的围墙围着,是供皇宫禁军平日训练的地方,出入都要有令牌。

    云溪好不容易赶在落日之前,和长春长棋赶到了校场,却没有令牌。

    守门的卫兵不认识云溪,但当他看到眼前的面容姣好的少女时,便有些微微愣神。

    云溪柳眉弯弯,像远山青黛,眼中如碧波荡漾,看着纯净透明。她柔软的头发用细绳系结,弯曲成环,用一根六叶玲珑簪子固定成一髻,剩下的头发合成一缕拢在身前。

    “我……小的进去通报一下大人。”

    云溪点头。

    过了一会儿,守卫出来了:“云溪郡主,请。王爷正在里面。”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