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盐 - 8.第八章 我可能认了个假爹(穿书)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朱红大门外有两个威严的石狮子立在两侧,不断有禁卫兵在门内进进出出。云溪走进去后,第二道木门在她面前徐徐打开,踏进门内,才是校场里真正的模样。

    场地两边高高的哨岗上都有卫兵驻守,两侧的草坪上竖着插入无数的木桩。远处则是一个空旷的空地,成百穿着铠甲衣的卫兵排着整齐的队列,喊着口号训练,声音振聋发聩。

    云溪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面,停在原地看热闹似的看了一会儿。直到她听见长春喊了一声“王爷”。

    云溪脑子里叮的一声,她回头看了眼长春:“我爹在哪儿?”

    冬日里,校场里突然扬起了一阵猎风,带着刺骨的寒意,像一把刀刮的人脸上生疼。

    刚问完,云溪听见身后的脚步声,她不敢回头,感觉背后有点来自地府的阴森凉意。

    “溪儿。”萧迁低沉的声音喊她。

    云溪脚后跟一旋,讪讪转过身。

    “爹。”

    萧迁看着云溪明明刚刚还是苦着一张小脸,现在转过来面对着他却笑靥如花的样子,便也饶有兴致的噙着笑意,意有所指:“来的挺早。”

    云溪:“……”听不懂听不懂。

    “身子休息好了吗?”萧迁又问。

    云溪悄悄活动了一下腿,听见了一点关节之间的错动声,但她还是抬起头,郑重的点了点头。

    萧迁打量的目光从她身上一扫而过,他没再说什么,径直朝前走了。

    云溪立刻自觉的跟了上去。

    他们渐渐远离了热闹的训练场,把声音都抛在了后面,长春和长棋也只是一直在后面安静的跟着。

    萧迁突然停下,云溪跟在他后面一直在走神,冷不防便撞上了男人坚硬的后背。

    “啊。”她短促的惊呼了一声,伸手揉了揉发疼的额头。

    萧迁也感觉到云溪撞到了他,转身道:“走路不看路?”

    “溪儿只要看着走在前面的爹就够了。”云溪浅笑,状似无意地道。

    萧迁有一瞬间微不可查的停顿。

    “以后看路,不要看我。”

    云溪撇嘴,乖巧的点头:“好哒。”

    萧迁的大手摸了摸云溪的额头,“疼?”

    云溪点头。

    “娇气。”

    云溪:……

    “我们要去哪儿?”她问。

    “已经到了。”

    云溪越过萧迁,看了看眼前的建筑。眼前是三四座屋子连起来的一排住所,由黑色的砖围砌起来,很高,只有一扇小窗开在最上面的位置,窗户的大小也不能容纳一个人通过。

    ……说是小黑屋再贴切不过了。

    萧迁走上前去,推开屋子的门,走了进去。云溪站在门外,先朝里面窥看了几眼,里面黑洞洞的,不知道有什么洪水猛兽在里面。

    “进来。”萧迁波澜不惊的声音从屋子深处传出来。

    云溪踏进屋子,背后突然嘎吱一响。云溪回头,发现是长春和长棋很贴心的帮她把门关严实了。

    外面本来已经快天黑了,屋子里比外面还黑,伸手不见五指,她隐约听见有淙淙的水声流动。

    云溪试探着往前走了几步,接着,她手上摸到了一层柔软的衣物。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