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盐 - 43.第 43 章 我可能认了个假爹(穿书)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精彩放映影院,点击在线观看

    第四十三章

    此处正是王府的后花园处,隔了五个月, 假山流水依旧是良辰美景, 云溪却觉得她第一次来这里的场景似乎还历历在目。

    这让她对这个地方有一种下意识的抗拒感。

    云溪身旁的丫鬟一直没有回答她的话, 云溪深吸一口气, 颤着声音又问了一遍:“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逼问之下,丫鬟总算开口, “姑娘……”

    对方躲闪不言的态度,已经让云溪感觉出了事情不对。她不再听对方拖延时间,而是转身便走。如果真是萧迁找她, 绝不可能会在这么偏僻无人的地方。

    然而云溪才刚一转身,她的手臂就被丫鬟死死拉住,对方的力气不小,云溪一时居然没有挣脱开。

    云溪更加确定了心里的想法, 而整个王府, 和她有过冲突的也就只有一个人了。

    云溪不再犹豫,另一只手拿住丫鬟死死捏着她手臂的手的手腕,只听一声清脆的骨骼响声, 云溪轻轻拨开对方僵直的手,不去看对方灰败的脸,径直后从原地离开。

    然而还没等云溪走到出口处,她就听见身后传来沉重又快速的步伐声, 不像是一个丫鬟会发出来的。她感觉身后有一股风, 云溪略微屏息一下矮身躲过, 然后便迅速的转身, 果然发现一个身形高大的护院就站在她的身后。

    在对方高大的身形衬托之下,云溪就像毫无还手之力的小孩子一般。

    护院伸出手,正好抓在丫鬟刚刚抓在云溪手臂的地方,云溪感觉手臂上穿过一阵麻木的刺激感,她被对方扯过身子,然后毫不留情的往后院里面拖。

    云溪被扔进一个昏暗的屋子里,门被从外面关上,隔绝了白日里大半的光线。

    这场景她这几天不是第一次见到,但是和之前不同的是,屋子里有人。

    云溪看见坐在榻上的明兰,她身后有一扇雕花小窗,少部分光线从外面透进来,洒在她身边。

    把她带过来的那个丫鬟也站在明兰的身边,明明上次明兰让人把她打的那么狠。

    云溪问:“夫人这是什么意思?”

    明兰听见云溪的话,脸色有一瞬间的扭曲,稍纵即逝。

    “别害怕,上次的事情是一场误会,姐姐这次只是请你来坐坐,我们好好聊聊天。”明兰笑道。

    “……毕竟说不定以后姐姐我还要依仗你在王爷面前说说好话呢。”

    云溪怀疑的看着明兰,她完全不相信对方的话。

    云溪的目光略过屋里的陈设,屋子里除了明兰和两个丫鬟,还有两个长相粗鲁的男人,其中一个就是刚刚把云溪扔进来的人。

    她粗略估计了一下她现在离身后门距离有多远,之后道:“奴婢和王爷没有关系。”

    这话在明兰耳朵里听上去简直讽刺又刺耳,她一拍桌子忍不住回道:“我当然知道王爷和你没有关系!”

    “既然这样的话,我想奴婢和夫人也没有什么需要聊的必要了吧?奴婢可以回去了吗?”在这里拖的越久就越危险,云溪抓住机会说完转身就要走。

    “让你走了吗?给我站住。”明兰果然喝道。她一开口,立刻有人守在门口,云溪就被另一个男人拦住了去路。

    “敬酒不吃吃罚酒。”明兰从榻上走下来,朝云溪一步一步走过来,“本来你如果本本分分的,是可以好好的在王府做下去的。做的好了,说不定还能让你家中苦命的爹娘也过的好一点……”

    云溪沉默不语。

    “但是你知道你哪里错了吗?”明兰伸出手捏住云溪的脸颊,眼神嫉恨,“你错在这张脸。”

    云溪往后退了一步,从明兰的手中挣脱。

    明兰脸色一变,她下意识就想抬起手将那张脸打偏到一边。

    然而云溪看她的眼神太冷静,这让明兰突然觉得自己即使在这里打了对方,对方也不会求饶。

    明兰冷笑一声,收回手,“今天我心情好,不想和你一般见识。等一会儿,你自然会乖乖的求我毁了你的脸。”

    云溪隐约觉得今天不会轻易结束,她道:“你敢动用私刑?”

    明兰道:“这也算是一种新的体验不是吗,这个世上本来就弱肉强食。不吃点苦,怎么能让你知道,像你这种贱胚子是不应该做梦、肖想主人的。”她说完重新回到了主榻上。

    就在明兰转身的片刻,云溪在袖子里摸到她前几日在厨房里找到后藏起来的利刃。

    云溪道:“那你就能做梦了?”

    明兰起初没有反应过来云溪的话,她怎么都想不到云溪敢这样说话,而等她反应过来,她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看云溪的眼神简直像在看一个仇人。

    明兰道:“你是不是以为今天会是王爷在这里等你?”

    见云溪不说话,明兰故意笑道:“索性告诉你,今天这就是王爷的意思。”

    云溪果然抬起头,看向明兰。看到她这个反应,明兰终于满意的笑了笑。

    然而看着明兰,云溪也笑了,是十分单纯无害的笑容。和明兰印象中的萧云溪极像。

    云溪露出了笑容,声音却冷静无比,她一字一句说给明兰听:“他让你来绑我打我?”

    “王爷是找不到人了,还是他知道……你比较擅长这个?”

    明兰一下被云溪说的哑口无言,脸上的表情顿时僵住,让她同时感觉有一股怒意从心底里无可遏制地升腾出来。

    她曾经无比想要萧云溪死,现在这股相同的恨意出现在了和她长相相似的另一个人身上。

    明兰坐在主榻上,背后的光线柔和,她抓起小桌上的杯子,朝地上猛的一摔!

    杯子被摔的四分五裂,在地上变成了碎片。而与此同时的,屋内的两个壮汉,也看到了这一幕,不约而同的朝云溪围上来。

    云溪手上紧紧握着铁片,近乎要渗进肉里。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脚步声和两个人的说话声。

    声音不大不小,却足以让屋子里的人都听见,所有人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那人说话的声音明兰再熟悉不过,她的脸色倏地白了。

    明兰从座位上猛地了起来,一下推开挡在面前的丫鬟就往门口走。

    护院这时也反应过来,将云溪往旁边的阴影处一推,同时捂住了她的嘴,想要把她藏起来。

    无数的动作就发生在一瞬间,几步的路,明兰甚至没有来得及走到门口,门就被从外面被打开。

    穆安的脸首先出现在众人面前,他推开门口就让到了一边。

    看见萧迁的那一刻,云溪虽然不想承认,但她的心里确实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

    明兰走上前去,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她变脸极快,强笑道:“王爷,您怎么突然来了?”

    萧迁跨过门槛,看也没看明兰:“来找人。”

    明兰想到什么,甚至都来不及隐藏,脸上的笑容当即就凝固了。

    “您是找……”

    萧迁摆了摆手,示意让她不要再说。

    萧迁走进屋子里,两个丫鬟十分惊慌,但还是强行稳住了情绪,低声喊了声王爷。

    萧迁的眼神在其中一个丫鬟的脸上停留片刻,那是这几日一直在云溪身边的人。

    云溪被一个护院按在角落,全身动弹不得,她一直就在萧迁的身后。

    明兰:“王爷,找到了吗?”

    “你在这屋里做什么?”

    明兰道:“没做什么,只是明兰前几日的时候眼睛出了一些小毛病,不太能见光,大夫说在好之前尽量少碰光。

    但是这黑屋子里,又觉得有点吓人,因此找了几个人在这儿陪着。”

    萧迁点了点头。

    他的眼神在屋里略过一圈,好几次云溪明明觉得对方会看见自己,但偏偏她被护院死死的按着,不能发出一点声音。

    “王爷,这就走了?”明兰的声音不无失落。

    萧迁道:“门开着,这光线你不会不舒服吗?”

    明兰有些受宠若惊,道:“没事……”

    萧迁打断:“等你眼睛好了。”

    明兰简直不敢相信,欣喜道:“好。”

    一直到对方走到了门口,云溪也没有再试图发出声音。而明兰的笑容愈发明艳,她发现是自己一直把那个丫鬟想的太高了,她根本就什么都算不上。

    穆安朝着屋里看了两眼,他觉得气氛有点奇怪,但是萧迁没说什么,他也只能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门关上,屋子里重归黑暗。

    云溪被人从地上粗鲁的拉起来,她没有挣扎,有一点鲜血从她的掌心渗出来,她觉得自己不应该对男人抱有任何期望。

    明兰朝云溪慢慢走过来,她看着云溪,脸上的得意之色尽现。明兰回到主榻,刚刚的碎瓷片还洒在地面上,她看了看,觉得心情无比畅快。

    明兰走到云溪眼前,道:“这下你该相信了?”

    云溪说:“夫人要我相信什么?”

    明兰也不和她生气,她回到主榻,好整以暇的坐下。

    “你这丫头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明兰笑道。

    “给我打。”

    云溪毫无防备地被人从后面一踢,护院把她按在了洒着瓷片的地方,从她掌心渗出的血也蹭到了地面上。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