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盐 - 44.第 44 章 我可能认了个假爹(穿书)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穆安在一大早的时候就去找萧迁。对方不出意料的早就已经起了,印象里, 他似乎从来没有看见过对方怠惰消沉的时候。

    说了一些事情, 穆安顿了一下, 他感觉王爷今日有些不对, 但是又说不上来。

    直到萧迁和他说出去转转的时候,他终于发现了不对——王爷今天心情极好。

    穆安猛地意识到自己今天来说的都是一些不好的消息, 但是萧迁听完之后却都没有说什么。

    穆安有些不明所以,但仍然是跟着萧迁身后,走到后花园, 他才渐渐发现,萧迁似乎在找人。

    找王府里的人。

    而就是那个时候,两人都一同听见了杯子摔在地上的声音。

    就是那个时候,穆安看见萧迁的神情一下变了。

    不远处有个早就荒废了的屋子, 按理说里面应该没有人, 但声音的确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穆安立刻就上前打开了门,打开之后,屋子里黑幢幢的, 果然有人,却透着一股沉重的气氛。

    他原本以为萧迁要找的人就在这里,他也不好多听,就只站在了门外。

    没想到对方很快就出来了, 身边没有带着任何人。

    穆安以为是自己想错了, 但是接下来萧迁让他更加看不懂。

    男人从里面出来之后, 并没有直接离开, 而是留在了原地。

    穆安有些欲言又止。

    萧迁道:“你觉得这世上会有两个人,长的不算很像,但性格却一模一样的人吗?”

    穆安道:“……也许是孪子?”

    萧迁说:“那么长相和性格便应该反过来。”

    穆安恍然大悟,“每个人的性子都不会一样,但是长相却可以依靠外部的能力改变。”

    “比如呢?”

    “比如?”穆安愣了一下。

    “你所说的外部,举个例子。”

    穆安没想到萧迁问的如此详细,他试探道,“比如……易容?属下听说此术在西域极为流行。”

    萧迁道:“过几日你去查一查这方面的事情。”

    “是,”穆安应下,“那我们现在是……”

    过了许久,穆安听见一个回答。

    “等。”萧迁道。

    看看她什么时候能够不再骗他,乖乖的把自己真正的身份亮出来。

    屋里。

    明兰话音刚落,云溪就从地面上迅速站了起来,她的手肘击到了身后男人的肚子,对方吃痛之后略微后退,但以云溪的微小的力气,并不足以对他造成什么威胁。因此他在受到了袭击的时刻,也仅仅只是看上去稍微迟钝了一点。

    男人抓住云溪受伤的胳膊,一把将她的双手反剪在后,同时想将人再次推倒在地。

    云溪咬牙。

    就在这个时候,男人像遇到了什么,脸色突然细微的一变,他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云溪。

    云溪这时也朝他看了一眼,眼神中满是威胁的光,就像一朵危险又有毒的花。

    男人抖了抖嘴唇,手上的动作僵了僵。

    远处的明兰喝道:“赶紧动手啊,犹豫什么?!”

    “……是。”护院答应下来,看向云溪的眼神里却比刚刚多了一些犹豫不决。

    云溪刚想做什么,就在刚才,云溪和对方近距离接触的时候,她一直藏在手里的冰凉的铁片已经贴到了对方的手腕处。

    只要男人敢再动一下,她可以立刻让对方动脉大出血。

    而刚刚她用手肘锤击对方腹部的时候,就是想让对方知道她的力气绝对是可以办到这一点的。

    然而云溪突然觉得不对。

    太不对了。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她在这里,一个狭窄的屋子,她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就在眼皮底下被略过,更何况那人还是萧迁。

    除非……他是故意略过她。

    云溪回想了一下,萧迁当时的眼神扫过全屋的确太过刻意,以及他对明兰说的那句话,更是充满着不对劲。

    他早就知道这里在进行什么,也看破了明兰的真面目。

    而这些,他之所以都没有说出来——

    就是算准了自己会反抗。

    他已经在怀疑自己的身份了,如果她是萧云溪的话,必然不可能让明兰欺负到这样的份上。

    云溪心里突然涌上说不出的情绪,居然让她一时之间觉得有些委屈。

    既然他想看,就让他好好看着,她到底是谁。

    云溪又飞快收起了手里的铁片,而经过了刚刚短暂的交手,护院已经知道云溪刚刚敢和明兰说那些话,不是没有道理的。她根本就不是一个普通的丫鬟。

    而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护院,被明兰的身份胁迫前来的而已。

    他也并不想成为一个欺负女孩的人。

    所以在云溪配合的发出一声,似乎是强忍疼痛的呼声后,护院也反应过来,他依旧将云溪的双手反剪在身后,用绳子绑住,却只系了一个活结。

    接下来他状似力量十足的拳头则全都微妙的打在了女孩身旁的地面上。

    云溪身上带着易容粉,粉末带着颜色。这五个月的时间以来,有了在脸上使用的基础,足以让云溪对这些粉末十分熟悉。简单弄出受了伤痕的迹象,更是不在话下。

    但是云溪还是不可避免的受了轻伤,只是这个伤,在外人面前看来,就不是一点伤了。

    明兰看着云溪闷声被打,心里仍旧十分不爽,她想看对方哭着对着她求饶的场景。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像个漏了气的气球一样,无声无息的死去。

    想到这里,明兰再次靠近云溪,刚抬起手想要打她一个耳光,云溪却终于在护院雨点般落下的拳头里,发出了痛苦的声音。

    “呜……不要再打了……”

    这之后,断断续续的哭喊声便从云溪的嘴里传了出来。

    她小声的呜咽,就像案板上一个任人宰割的小动物。

    光线从明兰身后照射进来,云溪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甚至有些地方被打出了不少的淤血。这些伤还不足以致命,但是却非常非常疼。

    明兰满意的收回了手。

    “你们不要再打了,很疼……”云溪声音都哭哑了,不知道为什么,她明明应该是装出来的,但是却觉得心里非常难受。或许是因为,她发现,萧迁为了试探她的身份,是不顾她的安全的。

    屋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日光猛地洒了进来。

    萧迁阴着脸一言不发的走进来,然后把云溪从地上拽起来。

    变故陡生,明兰吓傻了,她的笑意还来不及收起来,而她一个能够解释眼前事情的理由都想不出来。

    云溪被萧迁扯到了受伤最重的胳膊,忍不住呜咽了一声。

    小小的一声传到了萧迁的耳里,他看了女孩一眼。

    云溪轻轻挣开对方的手。

    萧迁慢慢的皱眉。

    气氛凝固,明兰此时再傻也可以看出来萧迁的怒意了。然而对方一朝没有说话,她就在心里还留有期待,明明刚刚对方还让她好好休息的。

    在萧迁身后的穆安也看出了不对:“你们是在干什么!居然敢动用私刑?!”

    明兰刚想解释,在她面前的萧迁一挥手,明兰整个人瞬间被打落在地。地上的瓷片立刻划伤了她的手掌,鲜血争先恐后的从伤口里流出来。

    “谁给你的权力这样对我府里的人,嗯?”萧迁俯下身,用鹰隼般的目光看着明兰,眼神里全是冰冷。

    明兰几乎是在一瞬间脸色就白了,“王爷,你听明兰解释……”

    萧迁冷道:“你还想说什么?”

    一旁的丫鬟解释,“夫人她是……”

    明兰瞬间尖叫:“别瞎叫!”

    丫鬟怔住,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身形颤抖了一下。

    萧迁却已经听见了,他居高临下看着跌坐在地的明兰,“你就这么想要个名分?”

    明兰连忙摇头,然而她的眼神却出卖了她,她希冀这个她爱慕的男人可以对她说出什么。

    萧迁当着所有人的面开口,落地有声,每一个字都无比准确的扣在明兰的心上,“但本王不喜欢自己送上门的,尤其是……送上/床的。”

    丫鬟自知失言,她立刻跪下,向萧迁道,“是明兰姑娘非要奴婢们这样叫她的,奴婢也是迫不得已!请王爷网开一面,绕了奴婢吧!”

    明兰还在刚刚萧迁的话中无法回身,现在听见丫鬟的话,她猛地睁大眼睛看着丫鬟,满脸难以置信,“你疯了?!胡说什么,我根本就没有让你们这样叫我!不要把你们的歪心思都推到我的身上!”

    丫鬟继续道:“这件事情,内院的丫鬟们都可以作证!”

    明兰扑上去就要打那个丫鬟,试图让她住嘴,然而她的动作一下就被一旁的穆安拦住。穆安把那个丫鬟拉到身后,远远的远离明兰。

    明兰的脸色在那一刻血色尽褪,她再也受不了这个打击,趁着众人不备,拿起地面上的瓷片就转了方向,朝着不远处的云溪扑去。

    她尖叫道:“王爷,她就是个冒牌的!她根本就不是萧云溪!你不要被她骗了!!”

    云溪一听这句话,本来想躲开明兰的袭击,却硬生生的停了步子,她一步都不能动,不能被萧迁看出来她会武功。

    萧迁也没想到云溪真的一点都要躲的意思都没有,她就好像被吓住了一样,居然直直的僵在原地。

    明兰手上的瓷片转眼之间已经到了眼前,萧迁变了脸色,来不及再想别的,一只手咧开挡在了云溪的面前。

    明兰手中的瓷片当即就割开了萧迁的手臂,空气中有淡淡的血腥味弥漫开来。

    明兰愣住了,难以置信的看着萧迁。

    萧迁的脸色没变,只是眼神更加冰冷,他伸出另一只手握住了明兰细瘦的胳膊,然后,骨头一声脆响,萧迁将明兰的手臂轻轻的扭断了。

    明兰当即崩溃的哭喊了出来,不是因为疼,是因为心里残存的不甘心和巨大的绝望。

    她的腿瘫软了下来,还有力气的左手拔了头发上的簪子,立刻就要刺穿自己的喉咙。

    萧迁没有动作。

    明兰手里的簪子离她的咽喉就差一点,但是她没办法再往里面深入一点。

    她彻底意识到,自己做的一切都是一场闹剧。她根本就什么都不是。

    萧迁看了云溪一眼,夺了明兰手里的簪子。

    明兰抬头惴惴看着萧迁,心里又生出了一点期待。

    萧迁突然就笑了,眼底却没有笑意:“如果你哥哥在自己的床上看见了你,会怎么样?”

    明兰瞬间睁大了眼睛,全身恐惧到战栗,脸上都是震惊和眼底掩藏不住的害怕。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