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盐 - 45.第 45 章 我可能认了个假爹(穿书)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明源深夜从宫城的北门出去,路上一个人都没有, 一个小厮走在他前面提着灯照路。

    今晚的宴席上, 他为了在萧延景面前有所表现, 喝的有点多。后来宴席散了, 他留下来补了一席继续喝。此刻脚下步子虚浮,连带着看着前面灯笼在地面上投下的光圈都有两个。

    小厮一回头, 就看见自己主人扶着城墙在吐。

    他连忙扔了灯笼,上来扶着明源。

    明源听见身后灯笼落地的声音,他心里咯噔一声, 四周突然安静了下来。

    他强忍着恶心,双眼迷离的朝自己身后看去。

    本应该在的小厮已经不在了,只有一盏红色的灯笼掉在地上,在地上投下一个不大的光晕, 旁边还有一个陌生的人影。

    然后他便眼前一黑, 什么意识都没有了。

    醒来的时候,他醉的厉害,什么都不记得, 躺在床上看周围的陈设,还以为是在青楼。

    身旁有个女人,被蒙着脸绑着,他抖着手把人解开。女人被松开后惊叫一声就想跑, 明源点头哈腰了一个晚上, 这会儿刚来点兴致, 没想到对方就这么不配合。他一下来了怒意, 把人掐住,想都没想,就把人上了。

    --

    “如何?”

    大夫从屋里走出来,摇了摇头。

    萧迁心里一紧,他朝屋里看了一眼,只能从门缝里看见云溪床幔后的一点背影。

    云溪虽然没有受到重伤,但遇到这种差点丢了命的事情,她也不是铁打的。她只是体质稍微强一点点,尽管她当时可以冷静地保护住自己,还是受了很大的惊吓。周遭环境一旦安全下来后,之前一直压抑着的东西全部释放出来,她便无可阻止的病倒了。

    病来的气势汹汹,把萧迁十足吓到了,以为人就要不行了,直接就让人快马把宫里的太医宣了过来。

    这会儿太医刚刚诊断完出来,他便迫不及待的问了,然而看对方的样子,结果似乎并不好。萧迁隐隐有些不想听下去。

    老太医在宫中任职几十年,早就成了人精。一看是安陆侯亲自来问,便也知道屋里躺着的姑娘很重要,肯定不能直接说。

    从他的检查来看,那个女孩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受到了惊吓,急火攻心,才一下病倒了。但是说不准就有哪儿的伤他没注意到,如果将来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出了事,他承担不起。所以还不如说的严重些。

    “王太医有事但说无妨。”萧迁道。

    太医道:“依老夫来看,这位姑娘的脉象不稳,不像是短时间造成的,很有可能是长时间积郁成疾,如今遇到了什么事稍一刺激,便一下病倒了。”

    萧迁沉吟,“可以治好吗?”

    太医道:“心病还需心药医,老夫这里也只能给姑娘开些治身上伤的药来,别的……确实无能为力。也许时间长了,她自己想开了也就好了。”

    萧迁皱眉,不知道在想什么,但他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有劳王太医。”

    太医谦卑道:“王爷客气,能给王爷帮上忙,是老夫的荣幸。”

    萧迁让人把王太医留下的方子抄下来去取药了,又另派人把老太医送回了宫。

    穆安这时候从外面走了过来,正好和老太医擦身而过,他侧目看了一下对方,问了声好。

    穆安走到萧迁面前,一件一件禀告道:“皇上知道了明家贪污腐败的事情,已经下令彻查了,有了我们放出去的消息,估计很快就能查出眉目。明家二长子明源和妹妹兄妹相/奸,被不小心闯进房间的人当场抓到了。明源威胁那些人不准说出去,又把自己妹妹送给那些人做了封口费,想将这件事当做从来没有发生过。”

    萧迁漫不经心:“知道了。”

    穆安道;“属下觉得,皇上还是会尽力保下明源。”

    明家家主明秦是至重年间的探花郎,那时和先帝关系便是不错。到了萧延景即位,家中三个儿子皆是朝中大臣,明源和萧延景的关系最好,而且父亲也已经有了资历,明家更加肆无忌惮,欺上瞒下的事不在少数。

    除去明家一开始就在萧迁的计划之内,只不过这么多年来,明家已经扎根太深,很难彻底斩草除根,才一直没有动手。

    连穆安也没有想到,萧迁会在这个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时候,贸然动手,并且一下就直接针对了整个明家。

    这样打草惊蛇不说,对方还有足够的时间去自救,去找萧延景洗白。明秦老奸巨猾,最后很有可能什么事都没有,而他们一个不小心,也许会让王府处在风口浪尖之上。

    而导/火/索……只是屋子里面那个正躺着的,和死去小郡主很像的丫鬟。

    萧迁分神看穆安一眼,冷笑一声:“他没这么傻,知道保不住的人还保。被本王抓住了把柄,他的位子还坐的稳吗?”

    穆安一愣,知道萧迁既然这么说,就一定不会放过明家了。

    他道,“是属下考虑不周。”

    这个时候,从屋里传来一声不大不小的,东西摔落在地的声音。

    穆安刚想说是不是人醒了,还没开口,就看见刚刚还在他眼前的萧迁,已经走进去了。

    他有些怔怔。

    云溪的确已经醒了,还从床上坐了起来,本来她是准备去桌前倒杯水喝一下的,没想到胳膊还没抬起来,就一阵酸疼,她愣是把手上已经拿到的杯子给摔了。

    萧迁从外面进来,“醒了?”

    云溪坐在床上,嘴唇没什么血色,脸颊却有点红,像是还在发低烧。她因为刚醒过来,还没太清醒,眼神有点涣散,整个人看上去有份别样的憔悴美感。

    萧迁站在门前,看着觉得床上的人很熟悉。

    他从第一个晚上在谢魂府上看见了云溪,就觉得很熟悉。

    本来他一直很笃定,也相信自己的感觉,认定女孩的身份就是捡来的云溪。所以当他知道人在谢魂府上,他便毫不犹豫的就把她抓回来了。尤其是谢魂第二天还特意找上门来要人,话说的委婉,却更让他不悦。

    然而,现在他却有些动摇了。说不定,真的只是恰巧相似而已。

    而因为自己的试探,让她差点把命丢了。

    一旦想到这个认知,萧迁居然觉得忍不住想要责怪自己,这种从来没有过的愧疚感,让他想要找一个理由,找到一个人承担这个过错。

    自己不该怀疑她。

    太医的话又在萧迁耳边响起,他走上前一步,把掉在地上的杯子捡起来,水已经洒了一半出来。

    他本来准备随手递给云溪,想想用袖子擦了擦杯口,然后把水重新倒满递给云溪。

    云溪看着他,眼神里充满防备。

    萧迁心里一跳,一股难以形容的感觉从心里升起,他总觉得对方下一句要说,让他离开的话。

    所幸,云溪没说。她接下了水,喝的一口不剩。

    萧迁正准备帮她再把水杯放回桌上,云溪却自己下了床,然后慢慢的把杯子在桌上放稳了,之后又倒了一杯,喝光了。

    两杯水下肚,女孩的脸色这才好了一点。但还是一言不发。

    他这才知道人是真的被吓着了。

    萧迁一直在想该说什么,但是每次话到嘴边,他都觉得不太合适,还不如就这样沉默。

    桌上一个瓷盘里面放着几个绿油油的橘子,还有很多别的当季水果。

    萧迁伸手拿过一个橘子,三下五除二剥好后递给云溪。

    云溪不想接,她不想喝萧迁的水,更不想吃对方的东西。然而还是只能接。

    云溪只尝了一口,小脸就变了。

    太酸了。简直酸到人神共愤好吗!她没忍住用敌视的目光回看萧迁,用眼神询问对方是不是故意的。

    萧迁有点委屈,看着她的脸色却又忍俊不禁。

    他把吃了一半的橘子从云溪手里拿回来,面不改色的吃完了。

    边吃边又剥一个,递给云溪。

    “再试一次。”

    云溪心说,妈蛋。

    她又接过来,吃了一口,还是酸的要哭。她本来因为低烧嘴里味觉都没有了,而现在却被刺激的口腔都麻了,但顶着对方的目光,她硬是把半个都吃完了。

    萧迁道:“嫌酸就不要勉强自己。”

    云溪一听,不早说,怒了。她立刻就往门口走,对萧迁道:“你站在此处别动,我去给你摘几个甜的橘子。”

    王府里就有橘子树,府里的条件,长出来的自然是没话说的。这桌上的一看就知道是管家在外面和无良小贩买的。

    萧迁心想,终于肯开口说话了。

    他道:“回来。我吃两个,剩下的都给你。”

    云溪脚步一顿,“……”

    她只好又从门口走回来,看见萧迁已经把她刚刚剩下的一半给吃了。

    云溪觉得对方还是在试探她,在她心里,昨天在后花园看到的萧迁,才是他真正的样子。而他现在这样,只是碰巧心情好,不想和她太计较而已。

    既然怎么样都没办法骗过他,不能脱离那个身份,云溪有些自暴自弃,压力巨大,索性不想再藏着了。

    她道;“王爷,其实我……”

    萧迁这个时候却不给她机会了,不由分说打断她:“你吃完就好好休息吧,本王有空再来看你。”

    云溪一愣,还想再说,萧迁却不给她机会,径直就离开了。

    云溪坐回椅子上,先是看了看空无一人的门口,然后又看回桌上的水果。

    她有些懵怔。

    --

    深夜。

    风把门推开,月亮从门缝里照进来,又照亮了男人英俊的侧脸。

    萧迁久久站在床前,皱眉看着熟睡的女孩。

    女孩在睡梦中发出低声迷糊的呓语,像是在做什么醒不来的噩梦。

    萧迁伸出手覆在女孩的脸上,指腹擦过女孩的唇角,男人轻轻的俯下了身。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