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盐 - 46.第 46 章 我可能认了个假爹(穿书)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第二天。

    感觉到照进来明亮的光线,女孩小巧的鼻子皱了皱, 然后睫毛颤了两下, 不大愿意地半睁开眼睛。

    云溪有点想再赖一会床, 但她脑中突然想到了什么, 便立刻睁开了眼睛坐起身。

    坐起身后,云溪先是下意识的看了看门口, 确认了这个屋子里除了她再没有别人后才放下了心。

    折腾了几天,加上精神一直绷着,昨晚云溪也没睡的踏实, 所以才一大早就醒了。此刻云溪感觉身上的骨头就像散架一样,拼都拼不到一起,她抻了抻腰,准备活动一下。结果刚动了一下, 云溪就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

    她伸出手摸了摸唇, 怎么好像有点肿……

    难道是她的错觉?

    门乍地被人从外面打开,云溪被吓了一跳,过分的警惕让她来不及思考, 云溪飞快地缩回手,直挺挺躺了回去装睡。

    直到她听见屋内响起窸窸窣窣打扫的声音,她才试探着重新睁开眼睛。

    丫鬟看见云溪醒了,放下手里的东西, 轻声问:“姑娘, 是奴婢吵醒你了吗?”

    云溪摇头, 慢吞吞重新从床上坐起来。

    丫鬟走到她跟前, 替她把枕头立起来垫在身后。

    云溪拦下了她的手,她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身份,没任何理由还被人这么伺候着。

    丫鬟说:“是王爷让奴婢来的。您病还没好,做事肯定不方便。”

    云溪难以理解:“我……有病?”

    丫鬟回答:“您之前不是晕倒了吗,王爷专门请了宫里的太医来给您医治。太医说了,您是心病,只要放宽心,多晒晒太阳,走动走动,就一定会好哒。”

    云溪腹诽,那不是老年人的养老生活吗……还晒太阳,怎么不顺便再进行一下光合作用呢?

    云溪走下床,“我没事的,真的不用人照顾。”

    她又原地转了两圈,“你看,这不是挺好的吗,转圈圈都不晕。”

    丫鬟道:“那您有事就叫我。”

    云溪连连点头。

    丫鬟见状,也不强求,她退到床榻之下,继续去做云溪醒来之前没做完的活。

    云溪看见她走了,也回身把床铺理好,被子叠起来。

    这个时候,门口又传来声响,听动静人似乎还不少。

    云溪直起腰,回头果真看见两个小厮搭着一个箱子进门,他们后面跟着五六个侍女,手上都捧着做工精致的衣服。

    看见这个场面,云溪立刻走到人前,仔细看了看他们手上的东西,瞠目结舌的开口,“这……这都是什么……?”

    一个丫鬟朝她行了个礼,低着头道:“这是王爷给您送来的衣服,用的是京城最大的绸布庄的料子,裁缝也是请的最有经验和资历的老师傅。”

    云溪道:“……那、这个箱子里面装的又是什么?”

    “回姑娘,都是珠宝饰物一类,还有一些稀奇物什。”

    云溪听闻,后退一步,嘴角抽了抽,这也……太大礼了吧……

    “姑娘您要打开看吗?”

    “不不不。”云溪连忙摆手。

    除了新的阴谋,云溪实在想不到萧迁会给她送东西的理由,她果断对小厮说:“我不要,你们全给他拿回去。”

    “这……恐怕不行。”

    云溪说:“为什么?”

    丫鬟道:“姑娘,这些都是王爷亲赐的,我们怎么敢再拿回去?还是请您收下吧。”

    “……”云溪的眉头深深的纠结起来,心道,怎么还有逼着人收礼的。

    最后,她对一个丫鬟道,“行吧,那你们把东西先放下。你带我去找萧……去找王爷。”

    --

    “王爷,就是这个。”穆安上前将易容的粉末用一个瓷盘盛了送到萧迁面前,然后又退回原地。

    萧迁用指尖捻了一点,然后用两指磨了磨,居然发现柔软的粉末迅速的消失在了两指之间,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但同时他发现自己原本指腹上薄茧的纹路却被全部掩盖,萧迁若有所思。

    门被敲响,萧迁放下瓷盘,看见外面的人影,判断出了来人。

    他的唇角不易察觉的弯了弯,然后又被压平。

    “进来。”

    云溪推开门,一脚跨进来,没想到穆安也在屋子里。

    穆安今天是第一次从正面看见云溪,乍一看见,他被吓了一跳。然后他立刻去看萧迁的脸色,对方却神色如常,像是已经习惯了。

    “云瑕见过王爷、穆指挥使。”云溪行了一礼。

    穆安心想,连名字也这么像?

    萧迁刚想说什么,还是没说,他先对穆安道:“你先下去。”

    穆安说了句是,便出去了,除了开门的那一眼没有再看过云溪。

    随着门被一道声音关上,屋内只剩两人,气氛骤然压紧。

    云溪正回忆自己来时路上想要说的话,想着怎么开口比较合适。脑子却在一瞬间冒出一个念头,自己一定是昏了头,怎么会想着单独来找他,她什么时候有这样的勇气和脾气了。

    萧迁淡淡问道:“身体怎么样了?”

    对方一开口,一如既往威严的气场就散发出来。她更怀疑自己今天来是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但是那些东西,她真的不想收,没有身份,没有理由的收下了,这份人情要怎么还,她更不想用小命来还。

    云溪回道:“已经好了。”

    “确定?”

    云溪一愣,这有什么确定不确定的……被这样一问,她反而有些迟疑。

    云溪尝试着说:“嗯,好了。”

    “药吃了?”

    “吃了。”

    “晚上睡觉冷不冷?”

    “……不冷。”

    “嫌热?”

    “嗯……也不热。”

    云溪有些费解的看着萧迁,最后她吸了口气,还是说明了来意:“王爷的东西,奴婢已经看到了。只是……那些东西太过贵重,奴婢受用不起,也不敢收下。”

    萧迁听完,没想到云溪过来是和他说这个的,面色霎时沉了下去。

    云溪没有看见,继续说道:“奴婢只是下人身份,什么都不懂,也不值得王爷如此劳心劳神。如果您觉得奴婢有哪里做的不好,惹您不高兴了,随您惩罚便是。但是现在这样,恕奴婢实在不能理解。”她刻意强调了身份二字,她知道萧迁是一直在怀疑她。既然始终无法打消他的怀疑,还不如她自己提出来,有了前几日的事情,她想萧迁怎么也会信她一点。

    沉默半晌,萧迁看着云溪,缓慢道,“那天的事,今后不会再发生。”

    这句话听上去像一个承诺,但他为什么要给她承诺?

    云溪不说话,萧迁突然走近了过来。

    云溪下意识想走,脚下却僵住,男人的身高很高,三两步便到了她的面前。

    他的威严压了下来,盖住了女孩大半的身躯。

    这感觉居然十分熟悉。云溪的眼睛一下不知道往哪儿放。

    无意之中,她的目光突然扫过了萧迁身后桌上做工精致的瓷盘,上面有一小团粉末。她看着再了解不过。

    云溪心里咯噔一下,忽然什么底气都没有了。

    萧迁见女孩就在他面前,居然还发愣。他抬起手,一只手轻轻捧起云溪的脸颊。

    云溪看着对方的面容在自己的眼前放大,然而此刻,她脑中却已经乱做一团,什么都想不到了。

    萧迁错身在云溪耳边低声说话,姿态像抱着她一样,道:“既然你一定要问身份、问理由。那么那天的话——仍然作数。你现在想好了吗?”

    什么话?

    云溪此刻大脑已经是一团乱麻,只能跟着男人的声音走,他说什么,她便从头脑中理出那件事的一根线头,然后挑出来。

    那句话,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云溪无法理解,才被她丢在了角落。现在再翻出来,线却已经绕在了一起,扯不开,看不分明。

    云溪说;“王爷说了什么……?”

    萧迁蓦地放开了云溪,却眼神专注的看着她,眼眸深沉。

    “真不记得?”

    还没等云溪说什么,男人轻轻勾起唇角,“那就再说一遍也无妨,不过……”

    “我记得。”

    萧迁顿下看她。

    云溪道:“奴婢记得。”

    “那你倒是说来听听。”

    云溪呼吸一怔,她道:“承蒙王爷抬举,奴婢受宠若惊……无以为报。”

    听到这句,萧迁的眸子暗了暗。

    接着,只听云溪道,“所以,您若要什么……”

    “奴婢便给什么。”

    萧迁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考虑好了?”

    云溪吃痛,“嗯。”

    萧迁慢慢凑近,却在她的眼底看到了躲闪。他突然心里像划开了什么,一下放开了手。

    萧迁转身背对着她,“你回去吧。”

    云溪没有想到对方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了她,她也没有犹豫,直接走了。

    门关上,萧迁看着手指上从她耳后蹭下来残余的粉末,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

    云溪出去之后,她满脑子都是,被他发现了,他全都知道了。她心脏剧烈的直跳,不知道该怎么办。

    在这之前,她不是没有想到过身份被发现会怎么样,但却唯独没有想到过这一种。

    ……萧迁的话,她不敢深思。她只知道,她的身份,已经被知道了。

    从那天之后,云溪早上醒来,都是不同的丫鬟在她眼前伺候,而每天仍旧有下人不重样的上门送东西来,并且不由的她拒绝。

    云溪把东西收下,然后摆好放在一边,一件东西都没有动过。

    她的门槛都要被踏破,却唯独不见男人再来。

    直到她听到下人之间的谈话,说宫里前几日遭了刺客,王爷为了保护皇上,受了重伤。

    穆安也在这个时候上门,专门来找云溪,让她去看一看萧迁。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