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盐 - 47.第 47 章 我可能认了个假爹(穿书)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精彩放映影院,点击在线观看

    云溪没想到穆安会私下来找她,看到对方来的时候, 她下意识就以为是自己的身份暴露, 穆安来通知她了。

    然而对方进门后, 却没有任何表示, 甚至没有多看她几眼。

    “这件事姑娘想必已经知道了,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穆安道, “王爷在宫里受伤了。”

    云溪沉默。

    没错,这件事她已经从别的下人的嘴里知道了,但那毕竟还是传闻。真正听见穆安说出来, 又是另一回事。

    穆安一直是萧迁的贴身侍卫,还是和他一同出征,统领大军的右指挥使。不会瞎说。

    云溪垂在身侧手攥了一下衣服,问道:“严重吗?”

    穆安没有直说, 而是道:“王爷受的是刀伤, 昨日才从宫里回来。今天太医来了,开了方子,说是这段时间不能再辛劳, 需要休养一段时间。”

    云溪一听,就知道是没有生命危险了。

    穆安以为云溪话都问了,一定会去的,刚想让云溪跟他走, 就听女孩道:“那为什么还要我去?”

    穆安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直直看向云溪。

    对方的眼神澄净, 没有一丝杂质。面对他一瞬间锐利的目光, 居然也没有任何躲闪。

    他一直没有多看过云溪,因为从第一眼看见对方,第一次看见萧迁对她的态度,他就知道这个女孩对萧迁的意义非凡。对此他没有说什么,却在萧迁受伤的第一时刻,就来找她。

    然而她却问出为什么要她去的话。

    穆安看着云溪,有一个答案在心里,但他没有说。

    因为你很像一个人。而那个人,对王爷很重要。

    穆安道:“不管怎么说,王爷最近对你关心备至。姑娘难道不想趁这个机会,更加得到王爷的宠爱吗?”

    云溪一愣。

    她在他们看来……原来是这样的身份吗?

    那么她之前被明兰关起来用私刑,而他为了试探她的身份不管不问她的死活。只靠后来的补偿,就可以当做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了吗。转过头来,她还成为了别人眼里想要争宠的人。

    云溪一直因为这件事有心结,她道:“不用了,你们想错了。我和王爷并不是那样的关系,我没有理由去。而我也不想趁这次机会,得到什么。”

    穆安语气有些不悦:“你最好还是去一次。”

    云溪感觉出到对方的态度:“你还想逼我不成?”

    穆安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语气有些过重,吸了一口气,“自然不会。”

    他后退一步,觉得云溪有些不识抬举。

    “既然姑娘不去,是穆安唐突。打扰了,告辞。”

    云溪沉默看着穆安走了,她才把门关上,背抵着门坐在地上。

    云溪把头埋在两膝之间,难以想象当时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才会让萧迁这样的男人受伤……?

    穆安说,萧迁是在皇宫里,为了保护皇上才受的伤。

    但是云溪很了解,以萧迁的为人,他根本不可能不顾一切地去救萧延景。

    除非那些人是以袭击皇上为掩饰,根本的目标,就是萧迁自己。

    而他们这次没有得逞,会不会有下一次,下一次是什么时候,都是不知道的事。如果那些人是在萧迁的伤还没有好之前就卷土重来,那么男人就危险了。

    云溪知道这些事,萧迁不可能会不知道。但是只有她知道,他最后是会被害死的。而害他的那些人,就是一直隐藏在人群中、不被察觉的人。

    云溪仔细的回忆原文的剧情,希望能够找出一些蛛丝马迹,然而却想不起来任何,能够和眼前的事情可以连接上的剧情。

    原文本来就不会花笔墨去写反派受到过的伤。

    云溪想来想去,也许只有之后去找程慕玉,从她那里,说不定才能问出什么。

    反应过来自己在想的事,云溪才意识到不对,她这是在担心什么……

    --

    深夜。

    云溪打开门,月光照在女孩的脸上,是不施粉黛,玉般光滑的皮肤。而那张脸,正是云溪本来的样子。

    云溪是在今晚卸下易容之后,才决定下了的事。她知道夜色很深,没人会看的清她的脸。这件事远没有她决定的事冒险。

    穆安走了之后,云溪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放不下心。话说的冠冕堂皇,她其实无比的想见一眼萧迁。

    以男人的体格,如果是小伤,根本就不需要修养。穆安说的轻描淡写,只怕他根本伤的不轻。

    那样强大的一个人,用了受伤这个词,云溪甚至觉得很不真实。

    云溪想,她就去看一眼,不惊动任何人,只要知道他没事就好。

    王府她很熟悉,正院的门口随时都有侍卫看守。

    能去萧迁房里而不被人发现的,就只有一个方法,就是从她以前住的屋子过去,那里有一条小路和萧迁的屋子连着。

    以前她就曾在无数次的夜晚,透过自己房间的窗子,看见对方从宫中回来,无一不是风雪加身。而也是在那一个晚上,男人带着浅淡酒气,和她说,替我捂着手。

    云溪走进屋子,只有桌上立着一支半燃的蜡烛,萧迁合衣躺在里屋。

    云溪没敢进去,怕被发现,她就停在外面的门旁,看着床上的男人已经睡着了。

    他侧身睡着,暴露出脖颈处宽宽的纱布。

    看见对方还好好的,云溪一颗悬着的心,这时才放下来。

    一阵风从门里刮进来,云溪的身体蓦地的一冷,她这个时候才后知后觉,自己今天做的事情,有多疯狂。

    一旦被发现她深夜潜入萧迁的屋子,她根本就说不清。也许什么都会暴露。

    但是她什么都没想,还是不顾一切的来了。

    云溪慢慢的蹲到地上,从这个角度,她要仰着头,才能看见萧迁的床板,但却可以准确的看见对方睡着的脸。

    云溪伸出一只手攥着门框,心想,我只是怕你提前死了而已。

    --

    萧迁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从小就不少,自从上次从北疆回来,更是添了不少。他从不把受伤看做大事,因为早就是家常便饭。

    此时,男人背上横亘着一条崭新的刀伤,伤口从他的肩胛处一直延伸到脊柱。纱布换了三次,才止住了血。

    但这次不仅仅是刀伤——刀上还淬了毒。

    如果不是当时正好在皇宫里,珍稀药材样样不缺,结果会变成什么样,无人敢想。

    萧迁背对着镜子披上外衣,走到外面,外面桌上的蜡烛一夜已经快要燃尽了,只剩下一条烛芯,一阵微风吹过,灯倏地灭了。

    穆安就在门外,看见萧迁出来,刚刚还在出神的神情,一瞬间变得严肃。

    “王爷,太医让您好好休息,现在还早……”

    “没事。”萧迁摆手。

    穆安问道:“您是有什么事吗?”

    萧迁看了穆安一眼,沉吟了一会,继而问道:“她最近怎么样?”

    谁?穆安一愣,起初不知道萧迁说的是谁,但他突然想起昨天的事情,蓦地就知道了萧迁指的是谁。

    穆安道:“她很好,没有什么事。”

    萧迁听闻挑眉,他勾唇道:“是么,把人叫过来我见见。”

    穆安说:“王爷……”

    萧迁不容置喙,手指颇有规律的敲着桌面,像是不耐烦:“去。”

    穆安心一横。

    “事实上,属下昨日的时候已经去请过云姑娘来,但是她……拒绝了属下。”

    萧迁听完,眸子黑沉沉的,捕捉到穆安话里的一个词,“……拒绝?”

    穆安低头,“是。”

    “她不肯见我?”

    穆安道:“她说,她和您没有关系。”

    萧迁听着,面色泛若冰霜。然后倏地笑了。

    “穆安,你觉得本王为什么会对她这么上心?”

    穆安跟着萧迁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萧迁对谁上过心,更何况是他亲口这么问。

    那丫鬟才来府上不过半月,就有这样的待遇,如果不是她有天生的本领,穆安最终也只能想出那一个结果。

    萧迁却道:“你想错了。”

    穆安抬头,他还未说……

    萧迁道:“不是因为她像谁,只是因为她是她自己。”

    “你还记得你当初怎么说的?一个人的长相可以改变,但骨子里的性格,从小长到大,是不会变的。”

    穆安愣住。

    “给本王把人带过来。”萧迁走回里屋。

    穆安说:“王爷……”

    萧迁头也不回道:“用绑的。”

    萧迁心想,自己让着她,宠着她,就是想让她自己把事情想明白,不想逼她。

    现在看来,反而是自己让她想的太明白了,以为谁的话都可以不听了。

    萧迁昨日从宫里回来,才从下人口中知道他先前的给的东西,她虽然收了,但却从来没有动过,摆明了一副阳奉阴违的样子

    和他倒说的好听——

    “王爷要什么,奴婢便给什么。”

    萧迁心里隐隐有气,看什么都碍眼,却又无处抒发。最后反而弄的还未长起的伤口重新裂开,纱布处又开始渗血。

    云溪很快被人带来了,扔进屋里,倒是没有绑着,但是萧迁看见她见到自己的时候,眼神分明躲闪了。

    “过来。”萧迁坐在床沿上对云溪道。

    “其他人一概出去。”

    云溪听见门在身后被关上的声音。

    她慢慢走到萧迁面前,此刻和昨晚看见的样子不同,她看见男人英俊的脸色不同以往的有些苍白,然而脸上的表情却布着一丝阴霾。

    男人突然从床上站起来,一步便走到云溪的面前。

    萧迁的手指强硬的捏起云溪的下巴,目光直视着她。

    “萧云溪,你知不知道你不肯来,这件事,比本王身上的伤还要疼。”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