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盐 - 48.第 48 章 我可能认了个假爹(穿书)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听见那个名字的时候,云溪心脏霎时重重一跳。

    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什么反应都想不起来做。

    萧迁看见她脸上一闪而过的惊慌失措, 心里觉得好笑似的, 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他空着的另一只手揽上云溪的腰, 然后……轻轻的把人往怀里一带。

    云溪身体微微一僵,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 感觉到心跳越来越快。

    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气氛骤然被打破,走进来一个端着汤药的丫鬟。

    “王爷, 药煎好了。”

    她低着头跨过门槛,走进来才抬起了头,一下便清清楚楚看见了萧迁和云溪亲密的举动,当时就愣住了。

    云溪顺势把萧迁一把推开。

    “放着吧。”萧迁的语气淡淡的, 听不出情绪。

    丫鬟连忙说了句是, 不敢多看,放下药碗就慌张的离开了。

    看见已经避开到一边的云溪,萧迁微微皱眉。

    他不说话, 云溪也不提任何话。

    倒真是沉得住气。

    然而他仔细一看,就看出云溪的神色有些紧张,唇抿着,一副随时想跑的样子。

    萧迁掀开眼帘, 在桌边坐下, “方才是本王糊涂了, 把你认错了。”

    云溪抬头错愕看他。

    萧迁看见云溪的小表情, 刚刚还在纠结算计,现在又傻愣。

    他心里浮现一丝笑意,面上却没有显出。

    “有没有人说过……”萧迁慢慢道,“你和本王唯一的郡主很像?”

    云溪微微睁大眼睛……他在兜什么圈子?

    “我……”

    萧迁话锋一转,突然问,“你在谢魂府上有多少时日?”

    云溪猝不及防,下意识答道:“几月……”

    “具体?”

    云溪顿了一下,然后道:“四月有余。”

    “伺候过人么?”萧迁的手指在桌上有规律的轻轻敲击。

    云溪一愣。

    她的目光对上面前的男人,对方的眼神里闪着兴致盎然的玩味。

    萧迁用目光示意桌上的那副药,薄唇微启,说出意义不明的话,“会吗?”

    云溪一下便听懂了对方的意思,她上前跨出一步,微微伸出手,把药碗从桌上托了起来。

    药刚刚煎出来,但是碗底并不烫。只是云溪才端到跟前,就闻到了药飘出来的又苦又涩的味道。

    云溪看了萧迁一眼,发现对方也在看她。

    她微微屈膝,然后站直,“奴婢伺候王爷服药。”

    云溪把心一横,不就是伺候喝个药,她人都敢来了,没什么可怕的。

    云溪从碗里盛出一勺黑色的药汁,在空中晾了晾,举到萧迁面前。

    萧迁有点意外,云溪的神情很认真,动作没有丝毫的忸怩,就像这只是再平常不过的一件事情而已。

    苦涩的药味,在两人之间渐渐弥散出来。

    萧迁上前含了一口药汁,便将勺子里的药一口服下。

    云溪看见男人的喉结滚动了两下。

    那药有多苦,云溪光闻着味道都能想象出来,然而对方的脸色在喝药之后却丝毫未变,好像喝下的只是寻常的白水。

    方才进屋的时候,云溪就看见了从对方脖颈处露出的白色纱布。而他略显苍白的脸色,也显示出男人确实受了不轻的伤。

    她看着手上仍旧剩下不少的汤药,突然觉得心里有一点心疼。

    风光都是人前的,背后受的伤,又有谁能知道?

    云溪又盛了一勺,勺子在碗的边缘滤了滤水,然后她举到跟前轻轻的吹了吹。

    萧迁垂眸看着她的动作,没有说什么。

    三五次来回,一碗药渐渐见了底。

    云溪本来以为萧迁会说什么为难她,没想到在这期间,对方没有说任何话。

    一直萦绕着的苦涩药味,也渐渐在两人之间散去。

    就在云溪以为不会再有事的时候,她再次把瓷勺盛了药汁举起,一只大手突然握住了她的腕子。

    萧迁将云溪的手从面前轻轻移开。

    他道:“你就是这样伺候主子的?”

    云溪神情不解,什、什么……

    萧迁道:“这次不和你计较,不过下次……要记得怎么做。”

    云溪尚没有想明白下次是什么意思,萧迁从她手里拿过碗,将药一口灌下,冰凉的手擦过她的手指。

    云溪指尖一缩。

    下一秒,刚刚还坐在她眼前的人突然站了起来,身躯高大,且带着不可忽视的威压。

    云溪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然而她感觉自己被一股力道推了一下,就在她以为要摔倒的时候,一只手适时托住了她的腰。

    她整个人被萧迁按在屋子里的屏风上,男人头倾下来,不由分说吻住了她的唇瓣。

    云溪的眼睛骤然睁大,大脑一片空白,连呼吸都忘了。

    萧迁探出舌尖,撬开女孩的齿间,长驱直入,勾着她的舌头深吻交缠。

    这样强烈、带着侵略意义的吻,让云溪几乎窒息时才猛地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她立刻就想推开身上的男人。她的拳头砸在萧迁的肩膀上,碰到了他的伤。

    萧迁眉头微皱,从云溪的口腔里退出来,改成浅浅的含吻,他的声音低低沉沉,“别动。”

    又带着不容置喙的霸道,云溪的手僵住了一秒,然而她避开了那处伤口,改为推搡。

    萧迁一只手攀上云溪不安分的那只手,十指扣住,不让她再乱动。

    男人咬住她的下唇瓣,伸出舌尖轻轻的舔.弄。

    云溪背靠着屏风,被动的承受一切,紧张的连睫毛都在颤。

    萧迁将苦涩的药味全都传给了她,与之一起席卷而来的,还有男人身上强烈的荷尔蒙气味。

    一股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从云溪心里升腾出来,就像一株幼苗,然后迅速的发芽长大。

    那是一种陌生的情愫。

    云溪想,那叫——男女之情。

    片刻之后,萧迁松开了她。

    他淡淡的看着云溪,黑色的眸子深邃看不到底,却像是没有餍足。

    萧迁的声音暗哑低沉,笑着问道:“学会了没有?”

    他用指尖抹去云溪唇角的一点水渍。

    云溪感觉那触感十分鲜明,连带她的脑子里都乱糟糟的,声音也软软的,却说:“王爷……奴婢并不是您想要的那个人。”

    “哦?”萧迁收回手,把手背在身后,“你觉得本王要找什么人?”

    云溪心里一直有想法,但是她不能说。

    萧迁道,“是不是,不是你说了算。”

    云溪抬头望着萧迁,他就像一个等待捕猎的野兽,饶有兴致地看着自己眼前逃脱不了的猎物。

    从对方坦然的目光中,云溪突然意识到,对方似乎没有要怀疑她的意思。

    要让她承认的方式有很多,光是拿着那些粉末到她面前来,她就否认不了。

    但是这些萧迁都没有做。

    云溪道,“王爷想要奴婢怎么做……?”

    萧迁的目光落在女孩娇俏的脸上,然后是因为紧张而有些泛红的白皙脖颈上,之后是身上。

    被那样毫不掩饰的目光看着,云溪简直想落荒而逃。

    萧迁道:“你自己说的话还记得吗?”

    云溪一愣,然后便知道他指的是哪句话。

    结合他今天反常的行为,云溪闭了闭眼睛,最后道:“如果王爷不觉得冒犯……奴婢可以在您面前扮演您心里想要的那个人。”

    萧迁的目光定定看着她。

    片刻,萧迁勾起唇角:“好。”

    “奴婢只有一个条件。”

    萧迁微微挑眉:“你说。”

    云溪顿了顿,有些犹豫,最后她还是说了。

    “请您……不要逾矩。”

    萧迁的眸子沉了下去。

    他道:“好。”

    云溪握了握拳,手心里似乎还留有余温。

    下午的时候,萧迁就放开了府里对云溪一切的限制,也不怕她跑了。

    只是没想到,云溪真一转头就跑了。

    --

    程慕玉一个人刚走到谢府的后院,就听见墙的另一边传来声音。

    前几日就遇到了一些危险,此刻她一听到声音,立刻警觉了起来,随时准备喊人。

    只是没想到,从墙头上,突然出现了一道熟悉的倩影。

    程慕玉一看,不是云溪还有谁。

    “你、你怎么从这儿……”

    云溪刚想说什么,却一脚突然踩空。

    程慕玉连忙上前一步,云溪正好从墙头上掉下来,两个人撞在一起,跌倒在地。

    云溪连忙起身,把程慕玉扶起来后便紧张的去摸她的肚子。

    程慕玉奇怪道:“你摸我肚子干什么?”

    云溪道:“不能吓到宝宝。”

    程慕玉:“……”

    她踹一脚云溪,“哪儿来的孩子?”

    云溪正色说:“说不定已经有了,你不知道而已。”

    程慕玉瞪她一眼,“不许瞎说啊。”

    云溪大笑。

    程慕玉看看高高的墙头,拉过云溪,“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偷跑回来的?”

    云溪摇头。

    “那是什么?”

    云溪道:“我现在已经可以自由出入王府了,只是,不能让他知道我来这里而已。”

    程慕玉对云溪的话有些不太理解,“那这算什么自由?”

    她问,“他还是为难你?你要不还是……”

    云溪像是回想到什么,连忙摇头,露出一个笑,“真的没有。你相信我。”

    程慕玉有些狐疑。

    云溪道:“我只是想来问你一些事,问完我就走了。这些事,和他有关……”

    程慕玉一听云溪的话,便想到她重生之前,和萧迁有关的那些事。她心里其实是不想云溪和那个男人牵扯太多的,太危险。只是他把云溪扣着,她没有任何办法。

    云溪之前在他们府上待了几个月,也没有人识破她。而萧迁一回来,居然就一声不响的把人带走。

    程慕玉本来以为云溪这次消失,要凶多吉少了,没想到她居然已经获得自由了,虽然这其中有多少水分还不得而知。

    “你家中的案子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程慕玉道:“很快了,只等时机。我们会把那些人连根拔出。替我家人报仇。”

    云溪道:“一定可以的。”

    程慕玉道:“你想问的就是这个?”

    云溪犹豫了一下,然后道:“我觉得,你们在等的时机……或许不远了。”

    程慕玉追问:“你怎么知道?”

    云溪道:“实际上,皇上前日在宫里遇到了行刺。”

    程慕玉一愣。

    云溪道:“他当时正好在宫里……为了保护皇上,受了重伤。你觉得,这件事是怎么回事?”

    程慕玉说:“皇上遇刺?怎么回事?这么大的事,怎么一点风声都没有?我也没有听谢魂说过。”

    云溪说:“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觉得,他们的目标很有可能……其实不是皇上。”

    程慕玉想问这是什么意思,但她随即意识到,云溪现在和她说的事,并不是可以随口闲聊的事情。她顺着云溪的话思考了一下,然后道:“你的意思是,他们的目标——是王爷?!”

    云溪点头,看着程慕玉;“慕玉姐姐,你觉得会是谁设计了这件事?”

    是皇上。

    程慕玉被云溪专注的眼神蛊惑,忍不住随着她话语里的引导去思考,差点就要脱口而出。

    但幸好她抑制住了自己。程慕玉突然觉得有哪里不对,她看着云溪,想起了什么,觉得背后一阵冷汗。

    她之所以会觉得是皇上,是因为她知道萧迁会造反,和皇上有极大的对立关系。

    但云溪是怎么想到这一点的?

    她好不容易才能从王府里出来,第一件事就是来找她,又为什么这么确定的认为她会知道?

    难道真的只是单纯把她当做朋友,和她讨论?

    但这种事情是可以随便讨论的吗?

    毕竟重生这件事……她到现在,连谢魂都没有说过。

    程慕玉突然觉得有些看不透云溪,她心里产生了一个想法,并不确定,但是却已经成型。

    程慕玉说:“你……”

    云溪道:“我觉得,很有可能是孙家。”

    程慕玉一愣。

    “你说什么?”

    云溪道:“不过只是直觉,没有证据。慕玉姐姐,我来找你,就是想问你的看法。因为我记得,你曾经说有孙家的把柄。”

    这样的话……似乎也说的通。

    程慕玉心想,也许是自己太敏感了。重生这种事情,如果不是发生在她自己身上,她根本就不会想到。现在怎么能因为三言两语,就怀疑云溪。

    程慕玉顺着云溪的话,想了想。在她的记忆中,孙家也是那场兵变中重要的成员,那么按道理来说,孙英真和萧迁应该是一条路上的人,但是这里面牵扯太深,她也不能确定两人关系到底如何。

    云溪的意思她明白,如果不能确定刺客的身份和真正目的,那么这次的事情很有可能只是一个开始,后面的将会发生什么,谁都无法想象。

    到了现在,程慕玉已经查出了她家中的案子,和孙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她和谢魂将会在那场兵变之前就将孙英真送进天牢。

    而没有了孙家,后面的兵变一定会有天翻地覆的改变。

    因为她当初孤身一人,这些朝廷里的事情,虽然了解,但也只是远远看着,并没有涉身其中。而现在看来,可能正是这个原因,让她把事情想简单了。

    想到这里,程慕玉对云溪道:“没错,我是知道。孙英真虽然表面上看上去只是一个小小的户部侍郎,但实际上,他手下握有不少的私兵。除了这个之外,他还笼络了许多的前朝遗民、富贾乡绅,不是有钱,就是有兵。”

    程慕玉的话到此为止,她已经把话说的再清楚不过了。

    云溪说:“不能禀告皇上吗?”

    “很冒险。孙英真的根扎的很深,一旦没有成功,很容易就会打草惊蛇,前功尽弃,”程慕玉道,“不过我们已经找出了孙英真在京城的心腹头领。只不过那个人为人十分狡猾,且经验老道,身份多变,不是个容易对付的人。所以还是不能轻举妄动。”

    程慕玉的一番话,让云溪想起了恒络。

    她知道自己当初被抓,很有可能和孙英真脱不了关系。这也就是她为什么会在这件事上,首先想到的就是孙家的原因。

    然而听到程慕玉的后半句,云溪突然想起当初在那个庄里,她看见的那个熟悉的人——

    云溪像是想起了什么,她拉住程慕玉,问道:“你说的那个头领,他是不是头发花白,经常穿一身灰色的道服,神出鬼没?”

    程慕玉回忆一番,然后诧异:“你怎么知道的?”

    云溪觉得自己似乎想到了一个很关键的地方。

    她说:“你还记得我以前写信给你,问你认不认识哪儿有算命先生的事情吗?当时你让我去寻香阁找,我找到的那个人——就是他。”

    程慕玉说:“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他们竟然是同一个人?居然这么早就有过交集,难怪……我早就应该料到。”

    云溪听程慕玉的话,似乎后面又发生了什么。

    她问:“发生了什么?”

    程慕玉道:“我几个月之前,有一次和谢魂出去,又遇到了一个算命先生。”

    又遇上一个?

    “那个人也是上来就拉着我说东道西。我本来不想理,但是他看我的反应,便问我是不是之前遇到过寻香阁的那个黄道观,让我不要理,那只是一个骗子,说的话都是随便乱说。云溪……怎么了?”

    云溪终于知道错误的地方在哪儿了。

    原来她一直以为在原文里出现过的,给程慕玉算出将来事情的算命先生就是黄道观——而现在从程慕玉说的话中她才得知,文中出现的那个,应该是她和谢魂后来一同遇到的那个。

    而黄道观从一开始就不是好人。

    云溪刚开始被自以为有的剧本优势蒙蔽了,根本没有想到还会认错人。就对黄道观放下了戒心,正是因为这个才导致后面的事情发展——

    云溪道:“你知道要怎么找到他吗?”

    程慕玉犹豫了一下,“你想找他?”

    云溪点头,眼神如炬:“我有办法对付他。”

    “燕春馆。”程慕玉道。

    云溪一愣。

    青楼。

    程慕玉刚想再说什么,从庭院小路处突然传来脚步声,还有下人在喊她,估计是看她消失太久,来找她的。

    云溪和程慕玉对视一眼,飞快的说:“我知道了。那我先走一步。”

    程慕玉拦不住她,只能提醒道:“别擅自行动!”

    云溪已经走出去几步,听闻又转了过来,朝程慕玉眨眼笑道:“知道。”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