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淡墨痕 - 2.斩杀黑豹 女魔修自救指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玉薇忍着不适,抹掉脸上布满的沙土,放缓了呼吸,就怕自己动作幅度大了让那只孽畜发现自己。

    渐渐地,外面的声音小了起来那只黑豹又把头颅探了进来,见貌似真的没有什么危险,方把前爪伸了进来。

    白玉薇暗道,到底只是稍开灵智的孽畜,不懂人修的弯弯绕绕,这符箓的控制权可是在自己手里的。

    同时白玉薇也在庆幸,幸好自己中的只是消灵散,而不是腐灵散或者其他要命的□□,若是其它,恐怕今天自己就要葬身于黑豹口中了。

    想来是那下药之人怕留下什么痕迹,才下了药量极轻的消灵散,以为自己很快就被这只黑豹解决掉,没想到倒是为自己留了一线生机,只要灵力能回来,倒也不是没有反击的机会。

    此时的白玉薇并没有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异常,本来白玉薇中的这个消灵散的时效是一个时辰,而白玉薇却在不足四分之一的时间里恢复了灵力。只是这时白玉薇全部的心神都在关注洞外的黑豹,并没有发觉身体的异常,只是单纯的以为药量少而已。

    若是白江黎知道白玉薇此时的想法,恐怕会气得吐血三升,只能说,有些事情是天命注定,白玉薇命不该绝。

    那黑豹将两只前爪都伸进来,正打算将身子也探进来时,异变突生!

    白玉薇瞬间发动符箓,只见洞口四周蔓延出无数冰刺,化成一堵冰墙,将那黑豹瞬间封在了里面,只余一个硕大的头颅对着白玉薇。

    “吼!”黑豹愤怒极了,它没有想到会被眼前这个弱小的人类再算计一次。

    愤怒的黑豹发出震耳的吼声,不断剧烈挣扎着,冰墙在黑豹的强烈反应下竟然开始往下脱落冰片。

    白玉薇暗暗心惊,但也知道机会稍纵即逝,强忍着等阶差距带来的不适,一跃来到黑豹面前。

    黑豹看见这弱小的人类终于现身了,张开利嘴,竟喷出了一个硕大的火球出来!

    没想到这死豹子竟然是火系的,白玉薇惊讶之后迅速闪开,火球将白玉薇身后的岩壁轰出一个大坑。

    因为只有头颅露出来,而前爪以及身体前部被冰墙封住了,所以黑豹的攻击范围极其有限。

    白玉薇绕到黑豹旁边,不理会黑豹那有如实质般的嘶吼,反手将簪子狠狠插入黑豹的左眼,顿时,血流如注。

    “嗷!”黑豹疼痛难忍,更加挣扎起来,冰墙的破裂速度更加快起来,只是头颅一时还不得动弹。

    白玉薇又怎会放过这大好机会,跳到黑豹头颅右侧,拔出簪子,眼中厉芒大盛,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活!

    白玉薇明白要是现在不把这黑豹置于死地,等一会儿它挣脱束缚,暴怒之下的黑豹可是会把自己撕成碎片的。

    转至右侧,对着黑豹仅存的右眼又狠狠扎了进去,直把整根簪子没入这才罢手。

    黑豹已经疼得失去理智,不停往外喷着火球,兽嘴大张着,喷着粗气。

    白玉薇身上也不好看,尽管她已经用了全力在躲避,但黑豹发起狂来攻击力显然要比平时高出许多。白玉薇身上难免有被火球燎到的地方,洞内的气温已经开始上升,又没有氧气。白玉薇不由焦急起来,火要是再烧一会儿,自己恐怕要活活憋死在这洞里。

    那黑豹双眼已瞎,正是恼怒的时候,不断地嘶吼着,白玉薇看着已经不往外喷火球的黑豹,觉得时机已到,抢身上前,把手里几枚丹药悉数扔进黑豹嘴里。

    白玉薇外家为八大家族之一的玉家,玉家善于炼丹,不过却不是救命的仙丹,而是杀人的毒丹。

    白玉薇手中那几颗丹药便是其母交予她的,毒性极强,便是筑基修士沾了一星半点也要殒命。

    先前白玉薇一直找不到机会,只能狼狈躲藏,现在有冰墙将其封住,再刺其双眼以至发狂,这才有了下手的机会。

    果不其然,只见一会儿功夫,黑豹挣扎的动静越来越小,片刻之后便没有了声息。

    白玉薇探头看了一眼,发现黑豹的前爪无力地搭在冰墙前面,一团软趴趴的模样,冰墙也停止了破碎。

    白玉薇还是不敢掉以轻心,扔了几枚毒镖试探过去,发现黑豹死透了才敢过去。

    白玉薇推开黑豹,把道路清理出来,想要尽快离开,山洞内的氧气快要消耗地差不多了。

    正当白玉薇要离开山洞时,却赫然发现面前只有碎石成堆,却没有那条进来的山洞了。白玉薇略一想便明白,定是那那黑豹挣扎所致。那黑豹虽被冰墙封住,但身躯却是能动弹的,剧烈碰撞之下便把岩壁撞碎了,以至于碎石掉落堵住了去路。

    白玉薇看了一眼散落的碎石,又估测了一下山壁的结实程度,从储物袋里拿出几张一品低阶的爆裂符来,贴到碎石上,然后便远远避开了。

    待响声过后,白玉薇出来一看,发现果如自己所料,碎石堆被炸出一个半人高的洞口,白玉薇便从那洞口钻了出去,往山洞外面去了。

    洞口之外

    “五妹何以这般狼狈?可是遇见了什么麻烦?”大皇子一贯温和地开口。

    那不废话嘛!一身的血迹,灰头土脸的,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有事的,偏这位还要凑个热闹。

    白玉薇刚从洞口出来,便看见几人虎视眈眈地围在洞口周围,仔细一看还都是“熟人”。

    白玉薇假笑道:“劳大皇兄挂心了,不过遇见了一只炼气圆满的孽畜,现下已经无事了。”

    不知道为什么,白玉薇说到孽畜的时候,目光看向白江黎,语气也是格外的重,似乎在代指着什么。

    “哦,那孽畜现在在哪?为兄也好派人前去将其剿灭,为皇妹出气。”白江黎一本正经地说道。但是光从表面是看不出来什么的,白江黎其实心里恨得要死,这次没能除掉白玉薇,想来以她谨慎的性格,下次就更没有机会了。

    “那畜生已经被我用腐灵蚀骨丹解决掉了,就不劳大皇兄出手了,只是一会儿让江家的人把那孽障的尸身送到我的寝殿就可以了。”

    腐骨蚀灵丹是玉家密不外传的丹药之一,丹药配方及炼制手法只传玉家嫡系后裔。其毒性之巨大,实属罕见。

    因为近年来白玉薇显示出来不俗的资质 ,以及她那玉家现任家主嫡幼女的母亲,让玉家对白玉薇这个魔宫宫主皇次女高度重视。看家丹药是一个也没少给,几颗腐骨蚀灵丹自然是不在话下。

    虽然腐骨蚀灵丹威力巨大,但没有进入体内就发挥不了作用。白玉薇仅凭炼气四层的修为就能让那黑豹中招,足以见其过人之处。

    “五姐你要那玩意儿做什么,臭烘烘的,有什么用啊?”六皇女白穆宁不解道。她还是不明白白玉薇的用意,只觉得那玩意儿没用。而白元敏却是听出了白玉薇话中隐藏的深意,一脸的怒气早就已经消散了,还隐约有几丝笑意闪现。

    白玉薇翻身上了侍从牵过来的灵马,笑着说道:“我那寝殿里恰好还缺一张地毯,我观那黑豹皮毛光滑便想将其皮毛剥下制成地毯。”

    其实,白玉薇哪里会缺一张地毯,只是想借此踩踩白江黎和江家的脸面,为自己出口气罢了。

    果然,听到白玉薇这话,白江黎脸色都已经黑沉了。

    偏偏白元敏还要凑个热闹,说道,“既然这黑豹是五皇妹所杀,今年围猎的彩头便让五皇妹得了吧,你们觉得怎么样。”虽是问句,但白元敏却用的是不容置疑的语气。

    每年围猎都会根据猎物的等级以及多少来选出一位最优秀的人作为围猎的优胜者。并且会有可观的奖励,至于人选,各大家族都会心照不宣,给彼此一个面子。到了今年,自然是由白江黎这个具有江家血统的皇子来作为优胜者,谁承想...

    六皇女白穆宁自是没有意见,她们本来就是一伙的,因此十分赞同白元敏的提议。

    三皇子闭口不言,仿佛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作壁上观。

    白江黎恨得直咬牙,可他不敢引来更多的人,怕他们发现什么,因此只能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应该的,五妹这次受惊了,作为兄长,本该向妹妹赔罪,可妹妹一向是个大度的,也不会怪罪兄长吧?这件顶阶法器玄火灵珠便赠予五妹,还望五妹勿要怪罪。”说着,白江黎把一个赤红色的宝石匣子递给白玉薇。

    瞧这话说的,真是好人都做尽了。白穆宁心里不服气,想说什么。被白元敏眼快拉了一把,瞪了白江黎一眼,这才作罢。

    看着白江黎有些肉疼的表情,白玉薇痛快地接过匣子,“大皇兄下次还是仔细些,咱们是自家兄妹,我也就不说什么了,可要是其他几个家族的子嗣遇到这种事情,且不说大皇兄你,就是江家脸上也不好看啊。”

    “五妹说的是,为兄一定让他们注意。”却是只字不提自己。

    “既然如此,那皇妹就先回宫了。”白玉薇脸色有些苍白,想来是方才强压下来的伤势又发作起来了。

    忍着不适,白玉薇夹紧马腹,往围场出口的方向去了。

    白元敏斜瞥了白江黎一眼,哼了一声,也跟上去了。

    白穆宁看了看三皇子,又看了看白江黎,咬了咬牙,也跟着走了。

    一时间,只剩下白江黎与三皇子和江家的侍从。

    “这一出赔了豹子又折法器的大戏可真精彩啊,大皇兄真是让皇弟长见识了,哈哈哈~”三皇子在白江黎耳边说了这几句话后扬长而去。

    白江黎阴沉着脸色,紧紧勒住缰绳,白皙的手背青筋暴起,已经怒到极致。

    总有一天,本皇子定要除掉你们这些绊脚石!

    ……

    “五姐,难道这次就这么算了?”回到寝殿,白玉薇还没来得及坐下,便听后面跟进来的白穆宁嘟囔道。

    白玉薇冷笑,“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他白江黎敢这样算计我,这笔账我迟早连本带利地讨回来!”

    她白玉薇可不是个和善的性子,在魔宫,和善意味着找死!

    “只是还有一个月便是测灵大典,万事万物以此为大,不能有半分疏漏,等过了测灵大典,才是见真章的时候。”

    白元敏竟然同意地嗯了一声。

    白玉薇并不意外她这四姐的态度,在白元敏眼里,眼下没有什么事能重要过测灵大典。

    魔宫子女,资质就代表了日后的地位,所以白江黎才冒着被发现的危险也要在测灵大典一月之前算计白玉薇,因为他觉得白玉薇显露出来的资质已经足够威胁到自己的地位。

    至于算计的对象为什么是白玉薇,这也只能叹一句她活该倒霉,每年的围猎白玉薇都爱往边界走,这才让白江黎钻了空子。

    送走了两人后,白玉薇封禁大门,嘴里含着一枚丹药,盘坐在床上,开始为自己疗伤。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