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淡墨痕 - 5.地位 女魔修自救指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数万年之前,魔修势力崛起于大陆西端,凭借众多稀世魔宫典籍称霸于沧澜大陆,魔宫皇族白氏也名扬沧澜大陆。

    随着正道大能联手,魔宫典籍被毁,魔道大能接连陨落,魔道一夕之间陡然衰落,魔修势力又被驱赶回原来的发家之地—西魔域。

    经过几千年的喘息与修养,除皇族白氏外,另有八大家族盘踞西魔域,势力根深蒂固,诸家族关系错综复杂。

    八大家族,元穆江华,玉顾林夜。八家各有所长,其中元氏以剑术闻名,穆氏以阵法见长,江氏以炼器为重,华氏以符箓著称。玉氏优于炼丹,顾氏长于刀法,林氏善于制傀,夜氏精于炼魂。

    八大家族以白氏皇族为尊,与历代魔宫宫主皆有联姻。例如,大皇子白江黎之母为江氏女,四皇女白元敏之母为元氏女,五皇女白玉薇之母为玉氏女。

    现任魔宫宫主白夜辰之母便是出自夜氏,各大家族之间姻亲遍布,牵一发而动全身。

    ……

    相传魔宫内部隐匿着一座三层的塔楼,其内封存着数千年前遗留下来的魔功典籍,只对白氏皇族和八大家族中灵根资质优异的弟子开放。

    这一日,魔宫宫主白夜辰带着二十三个子女前往这座魔宫重地,就连一向淡定的白元敏都显得有几分激动。

    塔高三层,为青玉铸就。历任魔宫宫主极为重视魔塔的防御,层层叠叠不知叠加了多少高阶阵法。正是历任魔宫宫主的精心防护,这座传承着魔修荣耀的象征一直没有出现疏漏。

    气势内敛,丝毫不显张扬,这是白玉薇对这座可以说是魔族传承的魔塔的第一印象。

    “入塔之后,四五灵根者在一层选取功法,三灵根者在二层选取功法,其余人等随我入第三层。”这是魔宫宫主白夜辰在解开魔塔禁制后说的第一句话。

    魔塔内功法繁多,顶层功法最是稀有珍贵,数量也是最少的,二三层中不乏有上等功法,只是到底不如顶层的珍贵罢了。

    众人按部就班,不过三灵根中有一人是例外,那便是身具融灵之体的白穆宁,只见白穆宁随着寥寥数人踏入前往顶层的传送阵,余下人等内心复杂。

    “不过是有个好资质,有什么好得意的。”有人愤愤不平道。

    “就算是三灵根,那也是父皇默许进入第三层的,你嫉妒个什么劲儿。”这是打定主意要讨好白穆宁的。

    “你说什么...!”

    堂堂魔子魔女,居然在这种场合不顾颜面地吵了起来,要知道,传送阵可还没关闭呢。

    不管底下如何吵嚷,身处顶层之中的几人却是被看到的景象吸引住了。

    顶层内部的空间并不大,只有百十来平米的大小,高约两米,中间只有一列书架,再无其他物品。

    不过,白玉薇细看了那书架一眼,赫然发现那书架的质地竟然和传说中的九阶灵植翡翠木有些形似。

    白玉薇思索间,只见宫主白夜辰向书架上打入一道灵光,书架外蓦地显示出一个光罩,旋即又消失了。

    竟然又是一重机关,为了保护这些稀世功法,魔宫真是下了死力气,这也足以证明这些功法的重要性,想到这里,众人都很激动,就连一向高傲的白元敏也不免露出几分期待之色。

    说来也巧,今日进入顶层的这几个人恰好都具有八大家族的血脉,元穆江华,玉顾林夜。一个不少。

    几位魔子魔女都看向白夜辰,尚未有所动作,白夜辰也不啰嗦,从书架上招出三本功法,便说道,“其余人自行选择,只可拿一本。”不用想,这三本功法一定是为白元敏三人选的。

    大皇子白江黎看不出表情,第一个走到书架前面,仔细翻阅功法,其余人紧随其后。

    白夜辰向白元敏三人眼神示意,三人便走到白夜辰面前。

    白夜辰看着三个女儿,面怀欣慰,“你们三人是为父子女中资质最为出众的,你们三人平日里就交好,为父也盼着你们日后也能姐妹齐心,发扬我魔宫白氏!”

    白玉薇三人齐声道,“女儿定不负父皇期望,扬我白氏魔威!”

    白夜辰点点头,对白元敏说道,“敏儿是庚金之骨,又是单金灵根,修行剑术是最好的,但高阶剑术魔宫并未收录,所幸你的外家元家是剑修世家,剑法这里为父并不担心,为父为你选的是极适合庚金之骨的太古魔族炼体功法,《庚金不灭体》。”

    “多谢父皇。”白元敏接过功法,便站至一旁 细细翻阅起来。

    “薇儿,你是阴煞毒体,这部《万毒宝典》是毒修梦寐以求的宝物,也是我魔宫前辈的心血。这部法典暗合阴煞毒体,想必是极适合你的。”

    白玉薇接过功法,站至一旁细细翻阅。

    白玉薇对白夜辰的感观是复杂的,严格来说,白夜辰并不是一个好父亲,他可以纵容子嗣互相残杀,对子嗣的存活有一种淡漠的态度。可从另一方面来说,白夜辰又是一个合格的魔宫宫主,为西魔域培养了不计其数的人才。这就导致了白玉薇对于这个父亲是抱着一种敬而远之的态度。

    等众人都挑选完功法之后,白夜辰封禁了魔塔,带着众人离开。

    ……

    “皇姐你这逐日殿可真是金碧辉煌啊。”白玉薇看着白元敏宫殿内的摆设,咂嘴道。

    朱漆描红的立柱,鸾凤展翅的宝座,篆刻异兽的锡铜香炉,无一不显露出奢华的样子。

    在测灵之后,诸位魔子魔女便要搬到别的宫殿独立居住,逐日殿便是宫主白夜辰特意赐给白元敏的居所,庚金之气深厚,适合金灵根修炼。

    听了这不要脸皮的话,白元敏嗤笑道,“你那吟风殿里可是一水儿的碧玉家具,可不比我差到哪去。”

    白玉薇喜好玉器,是魔宫众人心知肚明的事。

    白玉薇摸摸鼻头,岔开话题道,“不说这个,皇姐,三年后地宫就要开启了,咱们可要早做准备啊。”

    对于白玉薇生硬转移话题的技巧,白元敏并不打算接话,可地宫确实触动了白元敏敏感的神经。

    西魔域每隔五十年一次的盛会便是地宫之行,当初正道联盟驱逐魔修势力进入西魔域,曾经在魔域中部爆发激战,正魔大能死伤无数,大陆板块凹陷,沉入地底,之后被魔道元婴大能联手封禁,又被称为埋骨坟场,其中宝物不知凡几。

    白元敏正要开口说话,却见殿外跑进来一个人,风风火火的样子,白元敏便将半张的嘴唇又闭合了起来。

    “四姐五姐,父皇赐给你们什么宝物啊?!”白穆宁一进店内便叽叽喳喳起来。还不等两人回答便又说了起来。

    “父皇给了我一把好漂亮的琴诶。”说着,白穆宁翻手一招,一把长约三尺,宽约三寸的宝琴便出现在白穆宁手上。

    这琴果真如白穆宁所说,流光溢彩,华丽非常。水蓝色的琴身,银色的琴弦,顶端缀有珍珠流苏,当真是宝琴配美人,琴美人更美。

    看着白穆宁嘚瑟的样子,白玉薇忍不住敲了一个暴栗,“六妹啊,你就不能长点心啊。这可是中阶灵器啊,怎么到了你手里就只剩下好看了啊,真是暴殄天物。”宫主白夜辰为白穆宁挑选的是一部音修功法,再搭配上其特意赐予的中阶灵器宝琴凤鸣,可谓是煞费苦心。

    沧澜大陆修士所使用的武器从低到高分为:法器,灵器,法宝,灵宝,仙器。仙器自数百万年前便已经消失踪迹,灵宝也极为稀少,存世不过十几件。普通的金丹修士能有一件低阶法宝都已经算是有依仗了。西魔宫正是因为有一件护阵灵宝才免于被正道覆灭的下场,由此可见,一件中阶灵器的价值对于才是炼气修士的白穆宁的意义了。

    白穆宁撇撇嘴,捂着头道,“五姐,我知道这是中阶灵器,只是它太好看了而已。”

    白穆宁拉了拉白玉薇的衣袖,“五姐快让我看看父皇给了你什么宝贝~”

    白玉薇禁不住拉,手一翻,一卷墨绿色的绫缎便到了白穆宁手上。

    白穆宁把绫缎扯开来一看,咂嘴道:“也没什么出彩的地方啊...”

    话音未落,头上便又遭了白玉薇一个暴栗,白玉薇收过绫缎,淡淡道,“正是因为不打眼才不惹别人觊觎,你这琴一亮出来,谁人不知你魔宫六皇女是只肥羊。”

    “我看谁敢打我宝琴的主意,谁要是敢,看我不用宝琴把他削成肉泥!”

    张扬的语调显示了主人的自信。

    白玉薇话头一转,又说道,“你还没看你四皇姐的呢,快去。”眼里是快压不住的笑意。

    白穆宁听了这话,果然注意力被吸引了,一下子就扑到白元敏身上,左右蠕动起来。

    白元敏最受不了这套,哗的一声,一把金光闪闪的宝剑便出现在白元敏手上。

    剑身篆刻法纹,剑柄上镶嵌着一枚鲜红似血的红宝石,此外虽则再无其他装饰,宝剑散发出来的凛然气势便已经足够吸引人。

    白玉薇三人的灵器还有一点与其他人不一样,也是三人和其他魔宫子嗣最大的不同,那便是三人的灵器是由炼制法宝的材料炼制而成!

    似是想到了什么,白玉薇又笑道,“二皇兄这次竟像是长进了,居然主动去找大皇兄了,以前可也没见他这么积极啊。”

    白元敏这时竟插了句话,不屑道:“可不是,真就像长了脑子似的,几个人一副哥几个好的样子。”

    “二皇兄身后又没有家族扶持,灵根资质又不是很好,自然要寻找盟友。”白穆宁接话道。

    白玉薇见此,说了句,“要不然明天我去请一下十皇妹?咱们四个也好凑一桌叶子牌?”虽是说笑着,但白玉薇也在观察白元敏的神色。

    白元敏性子清冷,如果当初不是白玉薇拉着白穆宁主动结交,恐怕今天两人也坐不到这逐日殿里。

    十皇女白夜彤是这次测灵中六个双灵根中唯二的女修之一。此前灵根不显,修为仅炼气二层,为人又有些孤僻,白玉薇几次示好都被视而不见,渐渐地,白玉薇也不再关注。

    这次白夜彤一鸣惊人,木灵根三成,金灵根五成的资质也算是十分出色了。

    白元敏思索片刻,便道:“既如此,那便有劳五妹了。”

    白玉薇松了一口气,她就怕白元敏不同意,要知道,多一个盟友就是多一份助力,就是不拉拢,至少也别把人给推出去。

    白玉薇离开逐日殿后,便想着以什么理由去拜访白夜彤,至少以前还是有过交集。就在这时候,一个顺理成章的理由便送上了门。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