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淡墨痕 - 7.密谋 女魔修自救指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作为魔宫宫主次女,资质又是仅次于文中头号女配白元敏的存在。白玉薇按说不应该是个籍籍无名之辈,可是文中偏偏没有她的只言片语。要么是文中根本没有她这号人,只是因为她的穿越而平添了一个异数。要么是文中的“白玉薇”过早夭折,以至于一点痕迹都没有显露出来。而这两种情况都不是现在的白玉薇乐意见到的,所以自能修炼起始,白玉薇便没有一丝松懈。

    《万毒法典》至阴至毒,非毒修密体不可修炼,修炼之后进境极快,威力巨大,被毒修奉为毒功圣典。

    魔宫宫主白夜辰在为女儿挑选功法的时候可谓是用了心的,这本《万毒法典》与白元敏那本《庚金不灭体》同为太古魔功中顶尖的佼佼者。甚至在白玉薇阴煞毒体的加成下已经不弱于普通的单灵根修士,同阶之中或许白玉薇还能更胜一筹。为什么修士都追寻上乘功法,其症结就在于此。

    在得到这本功法之后,白玉薇并没有着急修炼,而是细细翻看,去理解其中的每一个字。

    ……

    西魔域虽然地处沧澜大陆最西端,被称为修仙界的穷山恶水之地,修仙资源极度匮乏。但其深处的西魔城却又显露出一种别样的繁华,而且丝毫没有混乱的迹象,一切都显得井然有序,归根结底,是西魔域自古流传下来铁一样的律法在维护着西魔域的稳定,即便贵如魔宫皇子皇女亦要受律法约束。

    不过,身为统治阶级,自然还是有特权的,出行的仪仗便能体现出身份上的差异。

    白玉薇身为郡主,出行仪仗为皇子皇女中的第二等。目前还没有哪位皇子皇女受封为亲王公主,所以白玉薇的仪仗在皇室成员中仅次于她的父亲魔宫宫主白夜辰,与她享有同等权利的不过区区数人而已。

    西魔域修士,一看出身,二看资质,除过上位者的赏识之外,没有任何人能够跨越阶级之间巨大的鸿沟。尊卑分明,上下有序是西魔宫近万年来不变的铁律。

    西魔域分为内城和外城两部分,内城为魔宫弟子以及世家勋贵的聚集地,外城则大多为散修和平民。

    ……

    西魔城-内城。

    “这是哪位出行啊?竟有这么大的阵仗?”鳞次栉比的商铺,来来往往的行人都在议论着大街上经过的车架。

    在外城,少有能见到如此高规格的车架的机会的。因此众人都对马车里的贵人身份猜测不已。

    四匹高大的墨绿色灵马,皆是精挑细选出来的筑基期妖兽,翡翠的华盖,车辕上雕刻着繁复的花纹,无一不彰显着主人身份的高贵。

    而这辆马车的最终目的地,则是西魔城外城最大的一处拍卖场所-魔渊阁。

    车架内,被外人议论的“贵人”们也在交谈着。

    “四皇姐,先前妹妹实力低微,实在无颜与姐姐们交好,现在妹妹侥幸测得双灵根之资,故此厚颜来拜访三位皇姐,还望三位皇姐不弃。”白夜彤这话说得是无比真挚,姿态放得极低。

    “十皇妹这话严重了,你我姐妹本就一体,何来生分一说。”白元敏淡然说着,比之平时竟是格外的平易近人。

    魔宫子女结党营私的不在少数,这种现象自魔宫建立伊始便已经存在,而历任魔宫宫主对此放手不管,甚至有些乐见其成,并且必要时刻还会充当重要的推手。因为统御之权术是一个合格的魔宫宫主所必须要具备的基本素养,这也导致了诸皇子女之间倾轧严重,以至于血亲反目成仇。

    皇子皇女之间的结盟是必须的,没有一个人能游离于各个团体之外,保持中立的结果便是第一个被清理出权利力斗争的中心。

    白夜彤一番话既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即追随白元敏,又展现了自己的价值,皇女中唯二的双灵根之一。这样把自己能给白元敏带来的利益最大化,让白元敏实在找不出拒绝白夜彤加入的理由。况且,白元敏本来也没有打算拒绝白夜彤的加入,只是,这样一来,白元敏不由得对白夜彤高看几眼。

    这笔买卖对谁来说都是不吃亏的,白夜彤能明白这个道理,是因为她需要借助白元敏等人的势力来稳固自己在魔宫中的地位。白元敏能够接纳白夜彤的加入,是因为她明白与其把一个有潜力的妹妹推到敌对的阵营给自己添堵,还不如把其纳为自己人,壮大自己阵营的势力来得实在。

    双方一拍即合,当即约在魔渊阁进行下一步的会谈。其实说到这里已经没什么好谈的了,白夜彤的加入已经是板上钉钉了,只是白元敏和白夜彤还有一些关于两个家族之间的私事不方便当着白玉薇和白穆宁两人面前说,因此便要到魔渊阁去。

    魔宫内城之中各个家族眼线密布,互相之间几乎没有秘密可言。虽则白元敏与白夜彤并不在意双方结盟的消息传递出去,甚至巴不得两人交好的消息传遍西魔城。但是两人并不希望两人的谈话内容被传出去,她们只需要一个结果,而并不希望交谈的过程也为外界所知。

    所以处于西魔城外城,号称西魔域之中最大的地下拍卖场,魔渊阁便被定为几人密谈的地点。就是因为在魔渊阁内部,几人密谈的信息不会泄露出去,所以几人才会大费周章来到外城。

    马车缓慢地行驶在宽阔的街道上,过往行人无不退避,只是平民畏惧高高在上的皇权罢了。

    不一会儿,马车停在了一家铺面不大,外表看起来平平无奇,甚至有一些破败的商铺外。

    商铺外早早就等候着一个穿着青袍的中年男修,看着慈眉善目的,如果不是眼中不时闪过一丝精光,恐怕旁人都会以为这是一位和蔼的邻家大叔。

    白玉薇几人依次走下马车,站到商铺门前,并未因商铺简陋的外表而有一丝不满,而是因为几人都知道这里面其实是别有洞天。

    那中年男修见白玉薇等四人下了马车,不紧不慢地迎了上去,步履之间尽显从容,丝毫没有因为几人高贵的身份而慌张起来,可见此人心里是个有成算的,后台肯定不小。

    事实也是如此,魔渊阁能够在西魔城外城屹立不倒,自是有其原因所在。这魔渊阁为八大家族共同执掌,每一代的大主事都是八家共同挑选的,虽非八家中人,却在各个家族中均有体面。

    这一代的魔渊阁大主事楚怀南金丹中期修为,现年五百一十六岁,也就是亲自在外面等着白玉薇等人的中年男修。

    若说谁还有让阁主这体面,除了出身皇室,资质不凡,身兼八大家族血脉的几大皇子皇女外,也就是八家族长,魔宫宫主,几位元婴大能有这般脸面了。

    所以楚怀南亲迎白玉薇等人不是为了别的,只是为了向几人身后的魔宫以及各大家族卖个好而已。

    “敏郡主,薇郡主,宁郡主,彤郡主。四位郡主大驾光临,魔渊阁上下不胜荣幸,老朽已经为各位郡主准备好了上好的厢房,绝对不会有任何人去打扰郡主们的雅兴。”

    楚怀南果然人老成精,说话滴水不漏,既说了好话,又没有折了自己身为金丹真人的身份,还隐隐向这几位卖个好。

    魔渊阁并不插手几位皇子皇女之间的斗争,但身为魔渊阁现任的大主事,楚怀南也要为了以后的发展而去评估几位皇子皇女,从而为魔渊阁日后的发展增砖添瓦。

    在楚怀南眼里,大皇子白江黎智计尚缺,二皇子白嘉兴母族不显,资质不高。三皇子白林铭为人阴鸷,不可深交。五皇女白玉薇虽则聪敏,却无意于大位,处处以白元敏为主。六皇女白穆宁性格娇蛮,一向以两位姐姐马首是瞻。这几人作为合作者都显然不太理想。

    所以智勇双全,家世不俗的白元敏便成了楚怀南为魔渊阁选择的第一条路。

    白元敏听了这话,对着楚怀南微微颔首,“有劳楚阁主了,还请楚阁主为我们姐妹带路。”几人并不多说,直奔目的地而去。

    楚怀南在前面引着,白玉薇几人在后面慢悠悠地走着,称得上是闲情逸致了。

    这魔渊阁果然如外界所说,内有其华,随着楚怀南的脚部,几人面前霍然出现一处极大的空旷场地。

    此时场地上已经聚集满了人,人声鼎沸想必这一轮的拍卖也即将开始。

    楚怀南亲自把几人送进了包厢,还安排了侍女侍奉,可谓是费劲心思。

    白玉薇拉着白穆宁坐在外间,白元敏和白夜彤则坐在内间谈话。

    为此白穆宁还提出了抗议。

    “五姐,你就让我进去嘛,四姐和十妹谈的又不是什么要紧事,让我听一下又有何妨?”

    正是因为是天大要紧的事儿我才不让你进去啊。白玉薇想道,她不知道两人具体谈话的内容是什么,只是她根据最近几大家族的动向判断应该是家族之间出现了些许事情。但从玉家反馈来的情报说的是各大家族均无异象,白玉薇相信玉家是不会欺瞒自己的,她本身就代表着玉家在魔宫中的地位。

    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接受玉家的示好,魔宫之外也需要有眼线来传递她自己的情报。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把眼前这个小祖宗应付过去,白玉薇看着白穆宁一脸撒娇的模样有些头痛。

    白玉薇淡淡地看了白穆宁一眼,无奈地说道,“坐在这里专心一点,想要什么东西皇姐都能满足,只一点,别去打扰你四姐和十妹,明白吗?”白玉薇很严肃地说道。

    白穆宁撇撇嘴,这里有什么好东西,无非就是看个新奇罢了。但这样的话她是不会说的,毕竟是五姐带她来的,她也不好拂了五姐的面子。

    似是看出了白穆宁心中所想,白玉薇浅笑道:“你这妮子,这里虽是外城,你也不能如此掉以轻心,这魔渊阁可是八大家族共同经营,财力非同小可,只怕有些东西连魔宫都不曾有呢。”

    这话其实就有些过了,魔宫历来收藏了不知凡几的宝物,自上古时期就开始了积累。立足西魔域时间不长的魔渊阁就很难和底蕴深厚的西魔宫相比。

    白玉薇说这话不过是为了引白穆宁上钩,让她别去里面打扰白元敏和白夜彤两人罢了。

    果然,白穆宁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转移了,白穆宁拉着白玉薇的衣袖,“皇姐~”撒娇的意味实在是太明显了。

    “好好好,都依你,不过你可要乖乖的啊。”白穆宁狂点头,深怕白玉薇不同意似的。

    就这样,两人坐在一起,等着拍卖会的正式开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