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淡墨痕 - 8.交锋(上) 女魔修自救指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楚阁主,方才进去的可是我那四位皇妹?”略显破败的商铺门口,一位锦衣公子淡笑着和面前的中年男修交谈。手上的折扇不时敲着手心,嘴角总是抿着一抹微笑,只是那笑容看起来有些僵硬。如果只看那通身的气质,旁人还只当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哥呢。

    “不知楚阁主把我那几个皇妹安排到哪一处了,我这个做兄长的既然看见了自然是要关心一下的。”

    这一番话说的可真是好听,十足十地把一个友爱妹妹的形象表现出来了,不过表现太过就显得有几分刻意。也不知道白江黎若是知道自己苦心经营多年的形象在别人心里早就变了味,也不知道他心里会作何感想。

    要是白玉薇在这里一定会吐槽一句,真虚伪!大家脸上的皮已经撕下来了好吗?!假惺惺的给谁看呢,还不是不甘心白夜彤就这样被拉过去,想搞一下破坏。打量自己心里那点小心思有谁不知道似的呢。

    楚怀南人老成精,最近这几位的机锋他也是知道一些的。不过就他看来大皇子能成功的可能性不大。在楚怀南看来,大皇子这个人是没有多少容人之量的。要是谁的资质强过他一星半点,那么必然会遭到白江黎的打压,之前有不少幼时夭折的魔宫子嗣便是出自白江黎的手笔。

    对于这一点,不少人都心照不宣。毕竟是魔君的第一个子嗣,不看僧面看佛面,总归只要避开雷区,大家都相安无事自然是最好的。

    楚怀南转了转手上戴的红玉指环,“黎郡王说的不错,方才确实是四位郡主进去了,老朽已经按几位郡主的意思安排了单独的厢房,相信几位郡主一定会满意的。”

    楚怀南说话滴水不漏,既没有明确拒绝白江黎,把人给得罪了。又把白玉薇几人的意思表达出来了,说明是那几位不愿意有人打扰,并不是他楚怀南不给你大皇子面子。两边都不得罪最好,若是大皇子执意过去,出了什么事情可也不是他楚怀南担责任的。

    “既然几位皇妹都这么说了,那本郡王也不强人所难了。那就有劳楚阁主再为本殿下准备一处厢房了,本殿也正好想来瞧瞧阁主这里精致的好玩意儿。”白江黎丝毫不意外听了到了拒绝的话,他的本意也不是这个。能出现最好,实现不了也没什么,他今天来是为了一样东西的。

    “请黎郡王随老朽进去,老朽亲自为郡王找一处僻静的厢房。”得了话,楚怀南也不把人拒绝彻底,毕竟是宫主长子,不论心性,单单是长幼有序就能说明许多了。不过找一个僻静的场所,果然还是怕几个人挨得近了出什么问题。

    不过楚怀南算错了一点,那就是,命中注定的冲突是无法避免的。

    ……

    “请诸位安静下来,三刻钟之后本阁的拍卖会正式开始,请诸位静心等待,不要喧哗。”说话的是场地中央的一个白发老者,白须飘飘,一派仙风道骨的模样。

    别看这个老者年纪偏大,一副垂垂老矣的模样,人家可是实打实的金丹圆满修为。这不,老者一出声,台下的众人瞬间都安静下来了。

    西魔域以实力为尊,拳头才是说话的道理,所以即使是有八大家族在后面撑腰的魔渊阁,也会花重金请大能修士坐镇。金丹圆满便有数位,这一位白发老者人称千手魔君,是几位镇阁执事里手段最为老辣的,能让他作为这一次拍卖会的讲师,可见魔渊阁上下对这一次拍卖会是很重视的。

    台下那一圈座位是给魔域平民和散修准备的,外围有三层包厢,最底层的包厢只要支付灵石便能进入,而第二层则是为金丹真人和有爵位的贵族准备的。顶层则是元婴大能才有资格进入的。

    因为白玉薇几人身份的特殊性,加之楚怀南有意交好这几位祖宗,便都给几人安排了最顶层的包厢,还安排了侍者,就怕这几位不高兴。这几位发火事小,要是闹到以后都没有转圜的余地那就是得不偿失了。索性直接给最好的,也省的给自己惹麻烦。

    “时辰已到,本次魔渊阁拍卖会正式开始!”千手魔君立在展台中央,浑厚的魔音传到了地下拍卖场的每一个角落。

    “五姐,这千手老头也太磨叽了,这么长时间也不开始,真是急死我了。”白穆宁嘟嘟囔囔的,一手翻着楚怀南给几人准备的拍卖品名单,一边和白玉薇抱怨着。

    白玉薇可有可无地哼了几声,算是对白穆宁唠叨的回答。

    白穆宁自然不满意白玉薇敷衍自己,正待伸出魔爪,眼睛忽然撇到一样东西,惊地她忽的抓住白玉薇的手,“皇姐,这件东西你可一定要拍下来啊!”

    白玉薇见她说的焦急,伸手拿过花名册一看,发现竟然是一个明显是人妖混血的半妖,容貌十分精致。不由得噗嗤一笑,“没想到我的好妹妹居然还好这一口?姐姐真是长见识了~”白玉薇不由得调侃道。

    白玉薇这样一说,白穆宁似乎更着急了,脸涨的通红,说不出话来,干脆用手指着说,“你自己看嘛,可不要错过了!”

    白玉薇见她说的郑重,不由得拿过名册又仔细的看了一遍,越看下去白玉薇的脸色越发凝重。

    白穆宁见她看进去了,霎时间松了一口气,她就怕五姐不把这个当一回事儿。她这五姐,虽然平日里对修炼很是上心,却不怎么倚重外物。要知道,有些东西用的好了可不比一心苦修差。也就是她这五姐还和以前那些魔宫前辈一样,只懂苦心修炼,却从不把目光看向外界。

    白玉薇此时心里也是凝重的,原因无它,因为这个半妖是一个炉鼎,顾名思义,这个炉鼎是可以助修士修炼的。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白穆宁也不至于如此激动,盖因为这个炉鼎和其他炉鼎不一样。不然都是炉鼎,为什么只有这个是白穆宁让白玉薇非看不可的。

    这个半妖炉鼎对于修炼毒功的修士提升修为有大进益,原因就在于这个半妖之母是沧澜大陆几近灭绝的五毒兽。

    五毒兽为高阶妖兽,在沧澜大陆存世稀少,其珍贵性不言而喻,而且五毒兽所具有的毒素并非只有五种,而是五行毒素都被五毒兽包含进去了,这时是何等的令人惊异。天赋逆天者,多遭天谴,这也是五毒兽为什么日渐稀少的原因之一。

    白玉薇眉头微皱,显然在权衡利弊,少顷只见白玉薇嘴角微微露出几丝笑意。白穆宁一见这笑心里就咯噔一下,道坏事了,五姐看样子是不打算争取,一切随缘了。

    正当白穆宁想着怎么劝上一劝时,白元敏和白夜彤两个人从里面出来了。

    两人面上均带有笑意,说明两人好像谈得不错的样子。

    白穆宁面上一喜,这下好了,四姐一定能说动五姐!

    “四姐,你快劝劝五姐,那个炉鼎对她修炼有大好处,你快劝劝五姐让她赶紧拍下来啊。”

    白玉薇似乎想说些什么,嘴唇动了动,但到底是没有说什么。

    魔宫子嗣对于这种事情一向是看得开的,只要一切和提升修为有关的事情都会引起他们的关注,以前的白元敏和白玉薇两人尤为注重修为。

    白元敏听白穆宁说完,并没有表达自己的看法,反而是说了这样一句话,“这种事情让你五姐自己决定就好,你也别做她的主了。”

    白穆宁嘟着嘴,“我也是为了五姐好嘛。”

    白玉薇这时插了一句,“好了好了,若是我觉得有需要,自然是会出手的,不劳你小祖宗操心,你只管把想要的东西拍下来便是了。”

    几人正说着话,白穆宁放出去的神识反馈回来的信息让她紧张起来。“五姐,那个炉鼎出来了我们快出去看看!”

    说完,白穆宁飞快地跑出厢房,白玉薇和白元敏以及白夜彤对视了一眼,均从对方眼里看出了一丝无奈。

    白玉薇摇摇头,道:“既如此,咱们便出去看看吧。”

    白元敏两人自是没有异议,三人一次走出厢房。

    这时,千手魔君正对着一个玄铁笼子说着什么,并示意侍者揭开笼子上罩着的帷布。

    帷布一打开,不少女性修士激动得嚎了出来,反而是男修士,脸上有一些不好看,把脸都转到一边去了。

    玄铁笼子里的,赫然便是那个五毒兽的半妖男孩,浑身上下只有重点部位被挡住,肤色是那种陶瓷般的白皙,蓝色的瞳孔水莹莹的,一脸柔弱怯懦的表情,很容易让人生出一种保护的欲望来。

    千手魔君也不多说,只说了一句,“此炉鼎乃是五毒兽与人修产下的半妖,对毒修修炼大有裨益,起价一万上品灵石,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五百中品灵石。”看来即使贵为金丹修士的千手魔君对于拍卖男性炉鼎也是拒绝的,尤其这个炉鼎还是半妖。

    半妖在沧澜大陆地位底下,除了少部分容貌姣好的给高阶修士做侍妾之外,很少有半妖能够逃脱沦为奴隶的命运。

    底下喊价的女修不多,零零散散的也不过是加了几百上品灵石,盖因修炼毒功的女修士比较稀少,而且一个炉鼎初价即为一万上品灵石实在是太高了,也不知道魔渊阁葫芦里是卖的什么药。

    “十一万上品灵石。”白玉薇清冷的声音响起。

    白穆宁脸色一喜,她就知道皇姐会这么做的,白元敏脸上也微微透露出高兴的意味。

    片刻之后,底下刚才加价的女修再没有一个说话的。那不废话,大家又不是真的傻,能在最顶层厢房待着的,除了那几位还能有谁。众人又想起了前些日子魔宫的测灵大典,心里不由暗骂魔渊阁一声狡猾,怪不得一个炉鼎价格那么高,原来是早已经找好买主了。

    大厅里鸦雀无声。

    千手魔君抬头往白玉薇几人那里看了一眼,伸手举起铜锤往旁边立起来的铜锣上敲去,锣响三声即代表成交。

    第一声锣响了,没有任何人加价,第二声锣响了,还是没有人加价,千手魔君往顶层看了一眼,举起手准备敲第三下。

    就在这时,空旷的空间内传来一声清朗的男声,“十二万上品灵石。”

    铁笼里的少年半妖也是一副惊讶的样子,似乎是没有想到会有男修出价竞拍自己。

    话音传遍每个角落,白玉薇四人自然听得清清楚楚,白元敏和白穆宁两人表情顿时变得十分难看。白玉薇倒是神情淡淡,一点都没有被干扰到的样子,白夜彤看了看几人,想道,果然如传闻所说啊。

    一股硝烟味悄无声息地在整个地下拍卖场上弥漫开了,且看最后鹿死谁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