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淡墨痕 - 10.交锋(下) 女魔修自救指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江黎站在白林铭身后,眼神复杂,身体无意识地侧倾,这是他陷入沉思时的标准动作。就算他不愿意承认,但事实就在那里:白林铭确实比不上白玉薇,从小到大,都没有真正压过白玉薇一头。就连他自己都知道,他这个三弟资质有限,虽然灵根资质还算出众,可这么多年一直被白玉薇压在上面,每次两人的斗争都以白林铭的落败而宣告结束。

    白江黎思索着,到底要不要趟这趟劣势明显的一滩浑水。而白玉薇没有给他思考的时间,在白江黎愣怔间,白玉薇又开口了。

    白玉薇清冷的声音回荡在大厅,击打在每一个人的心里。

    “三皇兄与其说是看不惯皇妹我,还不如说是从来都没有赢过我,嫉妒了吧?啊?三皇兄,其实你从来都知道自己不如我,只是你还不愿意承认罢了。”

    啧,可真是什么都敢说啊。千手魔君看着一边的白玉薇脸色淡然,说出来的话却字字如刀。而另一边的白林铭脸色涨红,眼睛里有着血丝,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千手魔君之前也是听说过这两位之间的恩怨的,当时还以为是两个小孩子家之间为了争夺父爱闹矛盾就没有多想。毕竟,在魔宫之中这样的例子也有不少。但是现在看来,或许没有千手魔君他想的那样简单。

    在千手魔君看来,这三皇子确实比不上五皇女。无论是做人处事还是日常修炼来看都是一样。就像现在这种情况,五皇女白玉薇可以自稳阵脚,激得三皇子白林铭说不出话来。反观三皇子白林铭,确实是一副被气得说不出来话的样子。

    由此便可见两人之间的差距有多大了。

    这厢千手魔君还在对两位魔帝子嗣暗暗评估,一时没有注意到上面的变化。而察觉到的,却不敢说话,生怕惹火上身。

    不敢多说的原因就是,那上面两位不知道谁先出手了。

    白玉薇其实说话的时候一直都在注意对面白林铭的变化,当她看到白林铭的呼吸逐渐粗重起来时就暗中防备,生怕他搞个突然袭击。

    所以当然白林铭从储物袋里拿出四个一品高阶的傀儡,玄灵幻蝶后,白玉薇便把蕴毒绫捏在手里,预防偷袭。

    嗡~,四个玄灵幻蝶张开巨大的翅膀飞了过来,速度极快。

    玄灵幻蝶是万兽森林里的高阶妖兽,以它为原型做出来的傀儡多少带着一丝原型妖兽的天赋。

    而这四只玄灵幻蝶所具有的特性便是摄魂,吸人神识。

    神识是修士的一大命门所在,攻破神识就相当于已经打败了这个修士。白林铭的心思是何其狠毒,却又那么不堪一击。

    只见白玉薇玉臂一展,一条墨绿色的绫缎笔直地飞了出去,霎时间便穿透了一只玄灵幻蝶的胸口。那只傀儡被穿透的地方瞬间冒出一阵黑烟,那只刚才还在飞的耀武扬威的幻蝶便笔直地掉落下去了,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白元敏几人也没有闲着,白元敏抽出宝剑清喝一声,几道剑光划过,一只玄灵幻蝶便被斩成了碎片,干脆利落,丝毫不逊色于白玉薇。

    而白穆宁则是把宝琴斜靠在身上,玉指划过琴弦,带出极强的气劲打向玄灵幻蝶,把那只玄灵幻蝶吹得七零八落,掉在地上。

    最令人惊异的是十皇女白夜彤,什么都没有做,连武器都没有用,就见那只玄灵幻蝶在飞到半路的时候突然间加速飞了回去。眼看着就要撞上白林铭,突然一道金色灵光闪过,这只玄灵幻蝶就被打落了。顺着灵光的方向看过去,原来是大皇子白江黎出手了。

    白元敏看着那只掉落的玄灵幻蝶,眼神晦涩。她并不在意白江黎那一手金色灵光,对于失去控制的傀儡,她们几个谁都能将其击落。让她在意的是白夜彤仅仅凭借一段咒术就能反控白林铭的玄灵幻蝶,夜家的控神术果真非同凡响。

    傀儡一道是修士在傀儡身上注入自己的神识以达到控制傀儡的目的,修士修为越高,所控制的傀儡等级便越高。

    林家和夜家都偏向于神识一侧的修炼,无论是林家的傀儡术还是夜家的控神术,都是西魔域首屈一指的秘术。两家凭借这两种术法立足西魔域千年而不倒,积攒了数千年的威望。

    到了如今,白元敏看了对面明显有些愣神的白林铭,嘴角勾起微妙的嘲讽。她这三皇兄可真是不中用的紧,十皇妹不过刚刚晋升炼气三层,他却早已经是炼气四层后期,在神识方面的造诣却远远比不上比他小两岁的妹妹。换做她是父皇,也不会偏宠这个心思阴沉又谋略不足的儿子。

    四只玄灵幻蝶没有掀起任何波澜就草草下场了,白林铭眼神呆滞,似乎是没想到自己外家给自己防身的宝物未立寸功便灰溜溜地被人收拾了。

    白林铭脸色黑沉,抬起头来刚要发怒,便见对面飞来一条墨绿色的绫缎,直扑他的面门而来!

    白玉薇看着对面的白林铭脸色变幻,心里暗恼。自己的攻击手段都被别人这么轻松就化解了还不知道羞耻,看来不给你一点教训你是不晓得怎样做人了。白玉薇决心给白林铭一个教训,蕴毒绫便被她挥了出去,像一柄笔直的利剑刺向对面的白林铭。

    白玉薇身后的白夜彤脸色有些担忧,她倒不是担忧那个三皇兄。这个皇兄连她这样清冷性子的人都有些受不了,五皇姐要给这个三皇兄一些教训,她的心底竟然是有些雀跃的。她所担忧的不过是现在五姐对白林铭出手,等到日后消息传到父皇那里。她们原本是占理的,现在这样两厢扯平,她们的优势就没有了,或许五皇姐还要受到斥责。虽然这个可能性不是很大,可一想到有这种可能,白夜彤脸上就微微带了些忧色出来。

    她旁边的白元敏见了她这幅表情,心里暗自点头。她离白夜彤最近,自然知道她这十妹担忧的是谁,刚才还有些忌惮的心此时却是放下了防备。不是白眼狼就好,也不枉五妹从前对她的好。

    想到这里,白元敏就想提点一下十妹,隐隐还有一丝对怀疑白夜彤的不好意思。也算是对白夜彤的示好,毕竟她们现在是盟友,自然是要知己知彼的好。

    “十妹勿扰,你五姐性子鬼精着呢。这样的亏本买卖她可不会做,你且瞧着吧。你五姐可比你这不知所谓的三皇兄,强的可不是一星半点。”解释的同时还不忘贬低白林铭,可见对这个看不清现实的三皇兄,白元敏也是实在看不上眼。

    旁边的白穆宁也是一脸赞同,“十妹你可别看五姐看上去气势汹汹,她可没有一丝的打算让毒绫碰到三皇兄。皇妹若是不信,大可以看着,那绫缎绝对到不了三皇兄面前。”

    自己的想法在新队友面前被旧队友倒得一干二净,白玉薇:心里好气哦,可还是要保持微笑。

    对面的白江黎还在犹豫要不要帮白林铭,毕竟从以往的经验来看,这两个之间的斗争都是以白玉薇的胜利宣告结束

    。帮白林铭对自己没有一丝好处,没准儿还要惹上一身腥。

    白林铭看着越来越近的绫缎,心越来越慌。他当然知道这绫缎若是打到了自己,他刚才袭击白玉薇的事情便算作是翻篇了。

    虽然心里这样想,可他还是有点发怵,谁知道白玉薇会不会给自己来一下狠的,到时候别人也只会说白玉薇恼怒自己偷袭在先出手失误,对自己可就没有那么好说了。白林铭自己也知道,自己和白玉薇的差距不仅是在资质上,心计方面也大大不如。

    就在白林铭犹豫间,他的鼻尖嗅到一丝淡淡的香味,还没等他想明白,就看见对面突然扑过来一只凶神恶煞的饕鬄,唬的白林铭连连后退,脸上直冒冷汗。

    而在外人眼里看到的则是,白玉薇的绫缎还没有到白林铭面前,白林铭就吓得后退了好几步。

    真是有不够丢脸的,这是大厅里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的统一想法。

    而中央的千手魔君则捕捉到了一丝微妙的香气,阅历深厚的魔君立马便分辨出这是玉家秘传的乱魂香。此香能唤醒修士心中的恐惧,以达到打击敌人的目的,不过对金丹修为以上的修士收效甚微。

    乱魂香最初只是玉家训练自己筑基修士的一种试炼,并没有将其运用到实战上面。在近千年之前对其做了改良之后,这才将其作为对敌的手段。

    白林铭不过炼气四层,在之前还消耗了不少神识,自然会中招。虚幻状态下,他已经分不清那饕鬄是真是假,只能凭本能后退。就这样,着了白玉薇的道。

    白玉薇的蕴毒绫离白林铭的面门不过五指约宽,在白林铭还愣神的时候,白玉薇便将蕴毒绫收了回去。

    “看来三皇兄还要勤加修炼才好,毕竟咱们是自家姐妹,也不会下重手。可换了旁人那可就难说了,别到时候魔宫三皇子的名号不好使,遭了罪那可就不好了。”

    嘲讽,这是赤果果的嘲讽。

    “五妹何须动怒,你三皇兄不过是想将那炉鼎拍下送与你罢了。只是后面言语有些无状,冲撞了五妹,五妹可别见怪啊。”白江黎笑着打圆场。

    “哦?大皇兄此话可是当真?”白玉薇挑眉问道。

    白江黎含笑,“那是自然,你三皇兄连灵石都准备好了。”白江黎脸上带笑,把手里的储物袋举了起来。

    这是他刚才在扶住白林铭的时候从他身上取下来的。反正他自己又不出灵石,乐得做个友爱兄妹的兄长出来。

    白林铭低着头,不知道是没有从乱魂香的药力中缓过来还是羞于抬头。

    “既如此,那便,多谢三皇兄美意了。”白玉薇拱了拱手。便对旁边的侍女说道:“一会儿结束之后把人送到我那里。”就这样,这个半妖少年的最终去处就被决定了。

    侍女闻声退下。

    白玉薇又对白江黎两人说道,“今日多谢两位皇兄慷慨解囊,我等四人还有要事,便不多陪了。”

    说完,白玉薇带着几人转身回到了包厢。

    对面,白林铭狠狠捏住了拳头。这次是他输了,输得彻底,一丝脸面都没了。

    白江黎斜瞥了一眼,说道,“皇弟勿要沮丧,至少花了这么大一笔灵石,应该高兴才是。”

    说完,白江黎也走进了包厢。

    白林铭脸色出奇的平静,只是充血的眼睛暴露了他内心的真实情感。

    白林铭捏紧双拳,手上青筋暴起,心里咬牙切齿道。

    白玉薇,我与你势不两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