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淡墨痕 - 41.蛊丹 女魔修自救指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蓦地, 只见原本闭着双眼的少女倏地睁开了双眼, 墨绿色的瞳孔闪过一丝狠厉。

    白玉薇看了看身上的伤口, 眼中的冰冷几乎化为实质。

    “该死的白江黎, 居然敢暗算本殿, 待我脱困,必不饶你!”白玉薇心里狠狠道。

    想到自己一时大意, 竟然没有发现马鞍里藏着的消灵散,浑身灵力尽失, 只能等消灵散的药力过去。而在等待的时候却又在这附近碰上一只接近炼气圆满的魔兽黑豹, 要说这是巧合,她白玉薇第一个不信!要说谁有这个机会动手, 除了他白江黎外再无他人!

    为了除掉自己, 他倒是下够本了!白玉薇眼中寒光大盛。

    感觉消灵散的药力快过了,白玉薇缓缓从丹田里抽出一丝灵力, 打开储物袋, 从里面摸出一瓶丹药,几乎是颤抖着,白玉薇把丹药含进嘴里,狠狠地咬碎, 似乎是在发泄怒火。

    几乎是肉眼可见的速度,一股精纯的灵力从白玉薇的腹部快速蔓延到四肢,一缕缕黑气从白玉薇身上缓缓冒出。

    缓缓地, 白玉薇吐出一口浊气, 感觉灵力差不多回复了九成, 白玉薇又从储物袋中摸出几张一品高阶的符箓,迅速贴到入口的岩壁处,又把插在山洞顶部的珍珠簪子拔了下来攥在手里,警惕地看向入口处。

    想起早上穆宁给自己梳妆时硬添上这一根簪子时,自己还有些不满意。现在看来,这根簪子有可能就是救自己命的致胜法宝。

    渐渐地,野兽的嘶吼声慢慢地靠近了,白玉薇攥着簪子的手愈发握紧,一眼不错地盯着入口。

    只见一颗硕大的豹头缓缓地探了进来,黑亮的眼珠瞪得浑圆,似乎在观察山洞内部的情况。

    黑豹的头颅慢慢地伸进来,鼻孔喷着粗气,目光之中竟然微微有些警惕。白玉薇所穿的衣衫皆是深色,又蛰伏在暗处,那黑豹一时难以发现。

    就在豹子几乎把头都伸进来的时候,白玉薇攥紧簪子准备出手时,黑豹又把头缩了回去。

    只听一阵沙沙巨响,几个较大的石块砸了进来,扬起满地飞沙,呛得白玉薇直难受,却是不敢出声,怕暴露自己的位置。

    好狡猾的畜生!

    想来是刚才那招让这孽畜起了警惕之心,白玉薇苦笑。

    方才躲进山洞的时候,白玉薇拼着挤出最后一点灵力,把几张一品高阶的爆裂符埋在了洞口,让这孽畜吃了些许亏,同时堵住洞口,为自己争取时间。

    白玉薇可不认为这孽畜见洞口炸塌就会放弃,野兽对于猎物有着一种天然的执着。

    毕竟对于黑豹来说,炼气四层的血食对它来说已经可以算是补品了,这头已经快炼气圆满的黑豹是不会轻易放弃到嘴的食物的,如果吞了白玉薇,没准这黑豹就能进阶筑基呢。

    刚才在洞口吃过的暗亏让这头已经生出些许灵智的黑豹更不会放过眼前的人类,因此挖了将近半个时辰的洞口,只为了把这个可恶的人类挖出来吃掉。

    刚才吃的亏已经让这头黑豹长了记性,还知道试探一下,毕竟一品高阶的攻击性符箓是可以对炼气后期乃至圆满修士造成致命伤害的。

    这黑豹虽是魔兽,皮糙肉厚,但刚才的爆裂符想必也是让它受了伤的,要不然这黑豹可就不是刚才那般小心,而是直接横冲直撞地闯进来了。

    白玉薇放缓气息,尽量减少活动,并放慢动作的节奏,保持时刻警惕的状态,入洞前她已经放出了信号弹,只要等四皇姐和六皇妹到了自己就安全了,现下只不过是拖延时间罢了。

    ……

    “快!动作都快起来!找不到五皇女殿下,本殿下要了你们的命!”说这话的是一个骑在枣红色灵马上的少女,一身红色的骑装显得少女英姿勃发,让少女本来就英气的面容更添一丝魅力。

    许是少女平日里积威深重,那些侍从动作好像更快了起来。

    “敏妹别着急,兴许五妹没事也未可知啊。”一个骑着黄色灵马的少年骑至少女身旁,对着少女说道,英俊的脸上不时荡漾着微笑,只是眼底不时闪过一两丝算计。这便是白玉薇口中的白江黎,西魔宫宫主白夜辰长子,魔宫的大皇子。

    若是这次能除掉五妹就更好了,即使死不了,中了消灵散也绝对在那接近炼气圆满的剑齿豹面前讨不了好,若是灵根受损就更好了,少年如是想到,脸上却看不出来表情,仍是那副笑模样。

    听了这话,少女反而更加生气,从储物袋中招出一柄三尺宝剑,剑身灵光暴涨,少女用剑指着少年,手中灵力源源不断地输入宝剑,显然是动了真怒。

    “白江黎!你少在这里假惺惺的,这次围猎本就是你外家江家一手包办,如果五皇妹出了差错,你不过是用底下几个小喽啰顶罪罢了,你那点龌龊心思能瞒得了谁。本殿下告诉你,如果五皇妹有个万一,本殿下是不会放过你的!”

    西魔域每年都举行一场盛大的围猎活动,皇族白氏和八大家族轮流做东道主,狩猎之物皆为凡物,本意只是作为贵族少年少女游戏之所,毕竟能参加围猎的哪一位都是各个家族的嫡系后裔,是容不得出差错的,今年正好轮到大皇子的外家,八大家族之一的江家来操办,没想到竟出现了这样的事,一时间众人心内有些惶惶。可众人又隐约觉得事情并非有这么简单,皇室之间的倾轧他们又不是没见过,虽然对大皇子心有不满,但谁让人家有个当魔宫宫主的爹,又有八大家族之一的江家做靠山呢。所以众人都心知肚明地没有去质问白江黎。

    在两人周围的少年少女看见两人这个阵仗,一时间竟是没人敢上前来劝,这两位,一个是宫主长子,一个是宫主长女,外家又都是八大家族之一,身份是顶顶的贵重,且这四皇女殿下又是个暴烈如火的性子,对兄长都能以剑指目,更遑论他们这些外人呢。

    “四皇姐,现在找到五皇姐是关键所在,你就别和他置气了。”看见这边的变动,从另一边赶过来一个骑着乳白色灵马,身着蓝色骑装的少女。在少女的劝解下,这位以性格暴烈著称的魔宫四皇女终究是收起了宝剑,狠狠地瞪了白江黎一眼。

    “禀告大皇子殿下,属下们发现了五皇女殿下的踪迹。”有人骑着马行至几人面前,对白江黎恭敬地说道。

    六皇女面上一喜,“快些带吾等过去!”那人却不说话,只往一个方向去了。

    四皇女见此,语气讥讽地对白江黎说道 “江家的狗倒是会挑时候,真是护主的很!”

    白江黎面色一沉,“四妹慎言!身为魔宫皇女,怎能如此言行无忌!”他是平日里乐得装出一个友爱弟妹的样子来,可他并不想让别人指着鼻子骂,即使是自己血缘上的妹妹也不行他身为魔宫大皇子的威严一定要有,不然是个人都能对他不敬了!

    “本殿下言行无忌又怎样,本殿下身为魔帝长女,身份尊贵,除了父皇和几位元婴长辈,难道还有让我白元敏好言好语奉承的人吗!”话语之间,竟是丝毫不把白江黎放在眼里。

    白江黎面色黑沉,正要发作。

    这对兄妹,各自占据长子长女的身份,自幼时起便看对方不顺眼。像是天生的仇敌,不过碍于其父皇,两人才一直没有撕破脸皮。

    白穆宁见两人又吵了起来,不由感到头疼,饶是她平日里性子跳脱,在这种时候也得绷紧了头皮。

    “大皇兄,四姐,这又是怎么了,现在找到五姐才是重中之重啊。”这称呼上,谁亲谁疏就已见分明了。

    “找到了!”就在这时,远方传来一声打呼,声音里带了灵力,离得远的三人也听得明明白白。

    白元敏也顾不上和白江黎吵,双腿一紧,身下的灵马便飞奔起来,六皇女紧随其后,追了过去。

    白江黎一人在原地,面色难看。这时又有一个少年骑着骏马来到白江黎身旁。

    少年一身紫衣,凤眼微挑,唇红齿白,生地倒是一副好相貌,只是这说出来的话就不大中听了。

    “大皇兄还是去看看吧,若是五皇妹有个差池,父皇那里你也不好交代不是,就是四皇姐,恐怕也要与你为难啊。再过一月便是测灵大典了,在这节骨眼上,要是让父皇认为你别有用心,从而怀疑你这十几年来树立的友爱弟妹的形象,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说完这些,紫衣少年也夹紧马腹,追了上去。

    这个老三...,白江黎到底是追了过去,并暗暗希望事情能如自己所想的那样发展,也不枉费自己和江家的一番筹谋。

    “你告诉本殿下,这是什么!”白江黎赶到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他的四皇妹用剑指着江家的侍从,马蹄旁边是一堆血块,还有几块破碎的衣衫。众人身下的灵马都有些不安。

    白江黎心里一喜,难道成了?!

    只听那侍从颤抖着说道,“这些血块应该是五皇女殿下入场时的坐骑,至于这衣物,想来是五皇女殿下为了引开追赶她的魔物而故意脱下的,五皇女殿下应该没有被攻击到。”

    是了,从这周围残存的气息来看,不久之前确实有一只等阶不低的魔物在附近活动过。

    “都给本殿下在附近找,直到找到五皇女为止!”白元敏并没有因为这侍从的话而放心,都过这么长时间了,没有一点消息,而从白元敏敏锐的感知来判断,这魔物恐怕是一只以食肉为生的大型魔兽,这一点,从周围被刮倒的树木和那堆散落在地的细小肉块就可以看出。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声极大的响声,似是山体崩塌,隐隐还有野兽的哀嚎。

    白元敏脸色大变,骑着骏马飞快地赶了过去,其余人都紧随其后,白江黎落到最后,脸上的神色晦暗不明,倒是其前面的三皇子,一脸的笑意盎然,看不出心里究竟在想着什么。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