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淡墨痕 - 45.布局 女魔修自救指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其实除了白玉薇之外,其余与她爵位相同的七位皇子皇女得到的功法也都是太古之物。

    就像白元敏外家元家为其准备的杀戮剑诀便是少有的太古时期的高阶剑诀, 据说剑术大乘之后同阶之内鲜有敌手。再者便是白穆宁的琴诀和白夜彤的魂诀都是太古时期的瑰宝。

    白玉薇的神识沉浸在玉简之中, 白玉薇知道自己现在的攻击手段过于单一, 只靠着蕴毒绫是无法在对敌中占得优势的。想来作为父皇的白夜辰已经发现了女儿这个漏洞明显的问题,并借着这次机会补全白玉薇身上的不足。

    鞭法和剑术一样有四个等级。

    首先是修炼出鞭气,以气化形。下来是修出鞭势, 鞭气有型。再者便是悟出鞭意,鞭势通灵。最后就是鞭意通神。而每个阶段又分为小乘, 中乘, 大乘这三个小阶段。

    白玉薇的神识从玉简中收回来,又拿起托盘中的鞭子观看起来

    这长鞭触之手感有如轻抚玉石,指尖感受到一股凉意。

    这根长鞭是取材于魔域边陲的红炎玉,以红炎玉为主要材料, 再辅以其他珍贵的矿材炼就而成。是一件比较稀有的中阶灵器, 其纯正的火属性简直就是为白玉薇量身定制的。

    白玉薇看了看鞭子顶部那枚熟悉的红色圆珠,一瞬间便想起来这是从白江黎那里“赢”回来的。

    原本白玉薇是不想要那颗灵珠的,准备随便送给谁。毕竟不是自己的东西, 做起顺水人情来自然是痛快。

    但是不知道宫主白夜辰从哪里得到了这个消息,本来小辈们之间的事情元婴大能是不会去刻意关注的。

    但白夜辰知道了事情的始末之后便把这颗灵珠从她这里拿了过去, 说是给她一个更好的。

    父皇确实没有忘啊, 白玉薇看着眼前的这根宛如宝石一般的长鞭,便唤你赤阳碧蛇鞭吧。

    白玉薇想道, 可能这部鞭诀原本就是要交给自己的, 只是中间出了那么一档子事儿, 这才又加了一根鞭子给自己。

    白玉薇想,自己没什么事还是专心修炼吧。这根鞭子既是赏赐又是提点,好让自己时刻记得那次的事情。

    自此,白玉薇对外宣布闭关,在吟风殿潜心修炼起来。

    魔神殿中的暗夜魔尊得知五女儿闭关的消息之后欣慰地点点头,这个女儿果真没有令自己失望,总是这样玲珑剔透。想起关在禁灵魔窟中的三儿子,魔尊又叹了一口气,还是要多磨炼磨炼才行。

    春去秋来,不知不觉间,两年的时光就这样过去了。

    在这期间魔宫发生了很多事,闭关的白玉薇不知道。白元敏修为愈发精进,已经突破到了炼气十一层,距离筑基已经是非常接近了。白穆宁勤修琴诀,已经能在白元敏手下过上不少回合了。

    魔宫皇室子女专门训练的校场内。

    “叮!”风刃击打在宝剑上,发出清脆的鸣响。白元敏把十方阎罗剑负在身前挡住了对面白穆宁琴弦发出来的灵力风刃。

    白穆宁脸上已经出来了冷汗,刚才那招已经耗费了她太多的灵力,想要再使出刚才那种程度的攻击已经是不可能的了。看来她又要输了。

    果然,只见片刻之后,白元敏宝剑一挥,白穆宁布下的最后一层防御罩也被打破了。

    白穆宁眼前一晃,还没来得及防御,就感觉脖子一凉,白元敏又把剑架到了白穆宁的脖子上。

    白穆宁丧气着脸:“四姐我又输了,呜呜呜。”

    自从一年之前,白元敏就经常拉着白穆宁和白夜彤两人去校场。让白穆宁气愤的是,整整一年,她都没有赢过四姐,一次都没有!

    白元敏把剑收回刀鞘,仰头看了看天,叹气道,“若是你五姐在,必不会如此。”

    白穆宁气得都要蹦起来了。“四姐你说话可要讲良心哦,我任劳任怨当了这么长时间的陪练了。没有功劳也应该有苦劳吧,四姐你不能这样对我,嘤嘤嘤...”

    白元敏扭头不去看那个蠢妹妹,却恰好看见了从校场进来的白夜彤,以及她身后那个极为熟悉的身影。

    白玉薇正跟在白夜彤身后走去校场,今天她刚刚出关,想看看几个姐妹都变成了什么样。

    突然间,白玉薇发现面前的白夜彤突然没有了身影,电光火石之间,白玉薇感到一股极凌厉的攻势向自己袭来。

    不假思索间,白玉薇就做出了反应,抽出赤阳碧蛇鞭回击了过去。

    叮的一声,仿佛金玉相击的声音,赤红的长鞭和金色的宝剑紧紧纠缠在一起。

    在白穆宁看来,就是她家四姐看到五姐之后,就像打了鸡血似的,嗖的一下就冲了出去。

    白穆宁估计要不是五姐反应快,挨一剑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白玉薇也没有想过刚一出关就迎来四姐如此“热烈”的欢迎。

    白穆宁大概能理解一点白元敏的心思,在白玉薇还没有闭关之前,就只有她堪堪能和白元敏打个平手。在白玉薇闭关之后,同阶之中能和白元敏打个平手的几乎没有,有时候白穆宁和白夜彤联手都未必能占到便宜。由此可见,能在白元敏手下过个平手的白玉薇有多么强悍。

    白玉薇也没有多想,白元敏没打尽兴找她对打是常有的事。

    两人一招一式地过了起来。

    “嘭!”白玉薇一鞭子抽到旁边的空地上,青金石的地板瞬间炸开一道大口子,沙石飞溅。

    校场之外的白穆宁和白夜彤看得暗暗心惊,两个姐姐也太拼了吧。

    “嘣!”又是一声脆响,白元敏削断了校场中央的石柱,烟尘四起。

    白穆宁后知后觉地发现,若是以前四姐都是今天这个样子,那她一定不会全须全尾的下来。

    呜呜呜!五姐你可要撑住啊,我以后都不要和四姐比试了!

    这边白穆宁还在内心流泪祈祷,那边白元敏和白玉薇也打得热火朝天。

    白元敏的宫装被抽的道道裂痕,眼看着是不能穿了。白玉薇也不好看,头顶的簪子被削断了,发髻散乱,没有一丝美感。

    两个人宛如疯婆子一样过招,招招不留情面。

    过了片刻后,紧紧纠缠在一起的两道身影终于分开了。

    白元敏把手中的剑插到满是裂缝的地砖上,大喝一声,“痛快。”

    此时的白元敏虽然衣饰破烂,妆容不整。但在白玉薇看来,白元敏眼神依旧还是那样张扬,神情依旧傲然,整个人还是有一种勾魂摄魄的魅力,丝毫无损于她的气质。

    白元敏眼中的白玉薇虽然仪容不整,但其眼神依旧平静,身上流露出来的自然气质还是没有一丝波动。

    两个人相视一笑,携手走下校场。

    底下的白穆宁和白夜彤目瞪口呆,深深为自己能完好无损的从白元敏手下过来而感到庆幸。

    白玉薇和白元敏两人的储物袋里都有替换的法衣,等两人换好衣物出来,就发现白穆宁已经准备好了茶具,只等两个人入座了。

    奶白色的茶汤看起来十分诱人,这种三品灵茶一向是作为宫中贡品的。白元敏几人因为资质极好,所以时常能得到赏赐。这种对修士有益的灵物在哪里都是稀有而珍贵的,能以炼气期的修为得到金丹修士都心仪的灵物足以见宫主白夜辰对白玉薇几人的看重。

    校场里的这间茶室就是宫主白夜辰为几个女儿特意修建的,除了四个女儿外其余人都不能进入。连四个双灵根的皇子都不例外,只给女儿不给儿子是宫主白夜辰一贯的作风。白玉薇还感叹过,果然穷养儿富养女这个道理在哪朝哪代都是行得通的。

    “五姐你这次闭关时间也太长了吧?”白玉薇刚坐下来,连茶都没来得及喝一口就被白穆宁哀怨地质问。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有点不知所措。

    白元敏接过了话茬,怼了白穆宁一脸,“你若是和你五姐一样用心修炼,也不至于被我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了。”

    白穆宁:你们两个都是怪胎啊喂!哪里有像你们两个一样的变态!

    白穆宁气鼓鼓地不说话,白玉薇见了倒有几分可爱,刚想给这个傻妹妹顺顺毛,就听见茶室外面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白玉薇几人对视了一眼,最后还是由白元敏开口道:“进。”

    平日里绝对不会有不长眼的魔宫内侍靠近这间茶室,因为白玉薇几人不要内侍在旁边侍候,久而久之所有内侍都知道了这个忌讳。

    可能有大事,四人脸色有些凝重。

    “禀告几位殿下,宫主急召所有殿下前往魔神殿议事,还请几位殿下快些过去!”进来的人正是宫主白夜辰身边的筑基期侍女。

    白元敏免了侍女的行礼,对着几个妹妹说:“既如此,我们快些过去,说不得父皇有大事交代。”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