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淡墨痕 - 47.阴阳 女魔修自救指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  ……

    “凭什么本殿要与他白江黎一个阶位!本殿怎能与他为伍!”逐日殿内, 接受完册封的白元敏大发火气。

    本来受封为郡主已经是皇女之中了不得的荣耀, 偏生这位觉得以她的资质与大皇子等人同一个级别是对她的羞辱, 因此脸色一直不好, 直到回了自己的地盘才大发雷霆。

    单金灵根的资质加上十大先天灵体之一的庚金之骨,白元敏确实有骄傲的资本。独一份的资质,自然也要独一份的荣耀才能相配。

    不得不说,在爵位册封一事上, 宫主白夜辰是极为谨慎的。八个子女身后都有八大家族的外家作为依仗,他身为父皇不能对哪一个子女表示出特别的偏爱。即使白元敏资质出众, 可各大家族之间的考量也是必须的,不能因为白元敏初封过高让外人认为魔宫偏向元家。

    既然要平衡各方势力, 那索性一碗水端平。第二等的爵位已然是很高了,仅次于亲王公主。便是魔宫皇室自立足西魔域以来, 也没有出现过一次册封八位皇子皇女二等爵位的先例来。

    平衡之术向来是帝王权术里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这个道理白玉薇明白,并不缺乏政治素养的白元敏自然也明白。不过明白归明白,白元敏的骄傲让她一时没有转过弯来, 这才有了先前的一幕。

    “五妹,你不是说要拉拢十妹变成自己人吗, 现在机会来了, 你可以借着为她庆祝的名义去见她,到时候怎么办你且自己做主。”白元敏明显是不想插手这种事, 拉拢人心的事情从来都是白玉薇最拿手的。

    白元敏心中的郁气发泄地差不多了, 就开始想正事了。

    不得不说, 白元敏确实聪敏,所思所想皆能因时而变,这也是白玉薇最欣赏白元敏的地方,为人可以任性,可以自傲,但是要有大局观念。

    白玉薇笑了笑,说道:“四姐放心,我早已经备好了礼物,就等旨意下来,我也好师出有名啊。”白玉薇在这方面也是不遑多让,已经提前把事情想好了。

    两人相视一笑,个中意味不言而喻。

    “禀告敏郡主,十四皇女和十八皇女起了冲突,两人在浮光小筑里动起手来,守卫特意让我来禀告郡主。”有侍女从外面进来。

    说话条理清晰,丝毫不见慌乱,这便是白元敏的心腹侍女紫鸢了。

    十四皇女和十八皇女这次都测出了三灵根的资质,受封为县君,两个人从小就不对盘,在得知对方的资质与自己相差无几的时候更为在意,直到方才在浮光小筑上起了争执一言不合大打出手,这才将两人的矛盾放在了明面上。

    白玉薇听了这话,思索了片刻便对白元敏说道,“四姐还是过去看一下吧,说不得两位妹妹只是口角上起了些冲突,四姐去了之后劝解一二,姐妹和睦,想来父皇也是欣慰的。”

    这就是提醒白元敏去树立长姐形象了,从前白江黎可是凭借这一手在宫主白夜辰面前刷了不少的好感。虽然宫主白夜辰明知道白江黎装出来的可能性占了大半,可是谁让他老人家就喜欢白江黎玩这一套呢,因此往日里白江黎在白夜辰那里占了不少便宜。

    如今也合该让身为长姐的白元敏展现出身为长姐的风范了,好人可不能让白江黎一个人都做了。

    “既如此,那我便先去浮光小筑了,五妹你也准备一下就去见十妹吧,可别让白江黎抢在你前面去了。”说着,白元敏的脸上又浮现出一丝阴霾来。

    以往白江黎可是给白元敏使了不少绊子,虽然都没有成功过,可那也实在是把白元敏恶心到了,因此白元敏现在对白江黎可是没有丝毫好感。对于拉拢盟友这种事,白元敏更是不想让白江黎分毫,处处想压白江黎一头,好出一口恶气。

    “皇妹知晓,定不会误了皇姐大事,等会儿我便让六妹缠住三皇兄,定不会让他们比咱们快一步的。”白玉薇接道,白元敏的心思她也是能猜到三分的,无非就是不想让白江黎拉拢到白夜彤,从而让自己威信受损。

    白玉薇也是得了消息,知道白江黎那边准备让三皇子白林铭去游说十皇女白夜彤,不过白江黎算盘打的是好,可是没想过自己拉拢别人,别人又凭什么心甘情愿的投靠呢?

    天知道他们三个为什么会抱成团在一起,往日里都是恨不得对方倒大霉,失了父皇的宠爱才好。如今竟然是冰释前嫌了,真是让人发笑。

    论理,大家都是宫主子女,身份都是一样的,凭什么你白江黎比我们尊贵呢,难道就是因为那个长子名头吗?所以白江黎在拉拢其他皇子的时候出了一点问题,忙于补救,在对待白夜彤这里就有些力不从心了。

    白江黎那边的情况要比白玉薇这里的情况复杂得多,白玉薇三人是一早就抱团了的,只是出了白夜彤一个变故,现在只用想着怎么把人拉进来就是了。而白江黎则不同,他们皇子那边各自为政,现在才想起来联合,已然是失了先机。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突然来访,十妹可不要怪罪五姐啊。”白玉薇笑眯眯地,对坐在圆桌对面的白夜彤说道。

    黑檀木雕刻的圆桌,花纹繁复,纹饰精美,上面放着同样由黑檀木雕琢而成的双头羊角樽,奢华的意味尽显。灵茶飘起淡淡的白烟,碧绿的茶叶梗在杯中打着旋儿,而主人的心思却全然不在喝茶上,都在互相打量对方,自然无法品味到茶中真意。

    “怎么会,五姐从前便常来小妹这里,如今怎么反倒生分起来呢。”白夜彤如是说道,平日里清冷出尘的颜色今日倒是显得有几分生动。

    现在说起以前的事,看来自己这个皇妹也并不像传言那般,想来自己这次是不虚此行了。

    白玉薇眼中精光一闪,有意思,她这十妹可是个出了名的冷美人,对谁都是拒人以千里之外的,今日这般,难道...

    白玉薇暗暗思索,觉得白夜彤无缘无故是不会说这些话的,心思便多了几分试探,因此又说道,“五姐自然是和妹妹多有来往的,只是你四姐和六妹从前也是说过要我多来看看妹妹的。”

    这便是空口瞎说了,白元敏哪里说过这等话。依着她的性子,只能是别人去找她,断没有她找别人的道理。白穆宁?她压根就没想到这一层,要不是白玉薇拉着,她连白元敏宫殿的大门都不会想着进去。

    这话自然也是试探白夜彤的,端看她怎么回答了。

    果不其然,白夜彤一听这话,便道,“是妹妹的不是了,竟然不知道两位姐姐的心意,合该亲自去见两位姐姐的。”语气之诚恳,连白玉薇都差点感动了。

    不过白玉薇也确信了一件事,那便是白夜彤确实有结盟的意思,只是不知缘由出在了哪里罢了。

    两人又说起了其他的,白玉薇渐渐把话题往自己想要知道的方向上靠拢,而白夜彤显然也是乐意配合的。

    不出白玉薇所料,说着说着,白夜彤就向白玉薇抱怨,“大皇兄那个样子真是让人气恼,明明我又没有说那些酸话,他却还让我对那几个人和善些,真是...”白夜彤想着就生气,饶她是个清冷的性子,也容不下白江黎那番说辞了。

    这便又是一桩官司了。

    自从测灵大典结束之后,外面的家族便开始频繁活动起来,宫主白夜辰便忙碌了起来。宫主子女也少了拘束,到处行走起来。

    白夜彤因为此前修为不高,偏偏却又资质出众,被底下的弟弟妹妹说了不少酸话。偏生又发作不得,只能独自一人生闷气,这也就算了,偏偏这时候白江黎打着友爱弟妹的旗号,又想着去拉拢白夜彤,说了些兄友弟恭,姐妹和睦的话,可把白夜彤恶心了个半死。

    摆兄长的款儿给谁看呢!

    既想捞名声又想得实惠,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白夜彤左思右想,还是觉得和白玉薇等人结盟比较好,毕竟有着以前的情分在,又有白玉薇牵线搭桥,总好过在白江黎那里互相斗嘴的强。她可是知道,聚在她那大皇兄身边的人,那可是没有一个好相与的,勾心斗角的事情可不少,远不如白玉薇那里自在。

    所以白玉薇歪打正着,捡了一个好大的便宜。

    但是面子上的功夫总要做足的,白玉薇脸上露出喜色,“早该如此的!”对白夜彤表示了欢迎的意思。

    都是聪明人,说起话来自然是不费劲的,要说白夜彤以前没有和白玉薇表示出要结盟的意思,那纯粹是因为几人光芒太盛,怕自己过去就是个跑腿的。现在与以往是大不相同的,自己手里有足够的筹码,还怕自己的地位不稳固吗?

    在阴差阳错之下,白江黎那神来之笔可是为白玉薇省去了不少口舌。

    “明日我要去挑选侍奴,不妨十妹与我同去吧。”任务已经完成,白玉薇便为几人牵线搭桥。挑选侍奴自然是借口,目的也只是为了让几个人有见面的机会,这种事情,最好是越早安排越好。

    白夜彤自然也是明白的,她们宫殿里的人手已经是足够的,白玉薇这话无非是想把几人聚在一处罢了,况且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与白元敏说,如此正合她意。

    “自然是要和姐姐一起去的。”白夜彤爽快地答应下来。

    ……

    等白玉薇到了逐日殿,发现白元敏已经先她一步回来了,白元敏见了白玉薇倒也没有什么反应,她正在写书法呢。可是没有给白玉薇分过去半点心神,只是点头示意,表示自己知道了,有事一会儿再说。

    雪白的宣纸用墨玉镇纸压着,狼毫笔尖饱蘸墨汁,行云流水一般在宣纸上行走着。

    白玉薇看着白元敏写字,自顾自地把白夜彤那里的事情一说,白江黎那部分说得格外精彩。她知道白元敏是听着的,所以说得格外仔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